最近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件事,称据商务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人均卷走近1亿元人民币。 结果公众习惯性受惊,纷纷予以谴责,甚至部分疑似愤青的公众将商务部当成了发布去年房价仅仅上涨了1.5%的国家统计局,称发布的数字过于保守——外逃贪官的人数和卷走的银子实际更多。 眼看不明真相的群众再次被误导,导致目前日益加剧的官民信任危机升级,进而影响和谐社会建设的历史进程,商务部新闻办有关负责人25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商务部从未正式做过此类调查,也未发布过此类报告。 我相信商务部。而且认为该部不仅没有进行过调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也无法掌握外逃贪官和卷走银子之精确数据。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具体理由如下: 一、尽管我们倡导依法治国,反腐力度逐日加大,但法治对公权力的约束机制始终没有真正建立,官员财产性收入始终是个全民竞猜却无法知晓答案的秘密——连三公消费的预算清单都无法公开,何况个体官员的收入呢?按工资条上收入看,您会为官员收入之低流下同情的泪水,但要闻听部分落马官员的隐形福利甚至权力寻租的巨大收益——比如文强藏在池塘里的600万现金,您又会立即擦干同情的泪水,发出愤怒的吼声。就是这样纠结。 二、在特定的体制转轨期,尽管中央一直强调从严治党、治官,完善体制内各项监督条例,但部门、地方权力运行始终不透明、不公开,缺乏有效的社会监督机制,媒体监督和网络反腐尽管有时会受到重视,少数贪官会被严厉追究,但毕竟渠道不够畅通,不少举报人、上访人甚至被部分维稳任务甚重的地方政府当成重点打击对象,搞得一些精神病院接待任务很重。 三、放眼社会,诚信制度缺失,尤其是财税监管体制牢牢地掌握着安分守己的企业和个人的收入状况,而对被权力、关系、人情护佑下的灰色甚至黑色收入——尤其是现金、住房等各类诱发腐败的幕后交易,始终难有太大作为。多数贪官不被查像孔繁森,一查咋成了王宝森?——组织想防患于未然进而治病救人的机会都不给,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四、既然国内阻力重重,由于腐败是人类公敌,还有一补救手段:得到世界各友邦大力协助,争取墙内腐败墙外查。这方面成绩是显著的——比如人民检察机关成立60年来,已经与81个国家签署96个合作协议和备忘录,一大批外逃贪官被引渡回国,接受正义的审判。但由于体制、文化尤其是司法制度的巨大差异,这样运作不仅成本高昂,而且经常受到政治经济因素干扰。 所以,商务部怎么可能知道有多少贪官拿着纳税人的血汗钱潜逃,并过上幸福而有尊严的生活呢? 近日最高决策层决定加大对配偶子女均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管理,也就是更加重视“”问题。公众对此顺应民心之举拍手称快。 个人认为,每个公民都有到国外定居生活的权利,不能因为人家亲属当官就歧视、限制人家,那至少不符合法治的精神。 但麻烦在于,由于上述四大困境,又怎样甄别哪些“”是清白的,哪些是巨贪呢?http://blog..com/qzone/622007965/1272293148.htm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