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陶兴瑶没有赶上《拆迁条例》从草案变成法律,因为县政府想赶上的土地泡沫,她失去了自己的房子。在这之前,她试图以剥夺自身生命权利为办法,威胁他人不要剥夺她自身的选择权,当真的如是做过,而引来的只有寥寥报道和依稀对生命脆弱的叹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