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jingji.cntv.cn/20100414/108009.shtml

    2006年4月30日,国家药监局取缔了“奥美定”。接着便是形势大好维权受阻,几十个人的诉讼被长春法院一拖两年,生产商富华公司趁机注销“金蝉脱壳”,公众维权没了被告。长春中院还将我方胜诉判决留中不发,拖两年寄了份发回重审的裁定,南关法院假装重审,由于没了原告案件被相应撤销。
    富华医院所在地深圳,是权钱繁荣无比交易的所在,两级法院和法官们旗帜鲜明,坚决站在富华医院一边。我和周健律师代理张慧琴上诉,乘取缔奥美定的东风,在形势一片大好的假象下,竟被深圳中院裁定发回重审。案经罗湖法院重审一审终于“惨胜”万元,张慧清不服提起了上诉,深圳中院派出年轻的梁波法官召集“谈话”,但多半年过去仍杳无音讯。耗时六年投入大量精力,至今一无所获。富华公司则劫后重生,笑傲江湖依旧。

    有资格生产奥美定的企业,原本只有腐败司长郝和平钦点的吉林富华公司。郝和平和郑筱萸局长落马,国家药监局在取缔奥美定决定中,就有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的内容,吉林省药监局及各地各级药监局,奉命负有查封扣押监督销毁奥美定的职责。我乐观地相信,害过三十万人的奥美定,不会重现——现有的销毁,没有的不再有。在回应受害者的谢忱时,我谦虚地说我仅能让其他女性不至再受伤害,但为你们争取治疗挽回损失并获得赔偿机会,有赖于各界理解宽容和支持,有赖于司法机关及时高效明镜高悬。

   但就在几天前的4月14日,“经济半小时”播出了庄严记者所做的节目“又见奥美定”,我吃惊不小:奥美定竟死灰复燃,改名换姓大肆危害求美者。或许,奥美定根本就没被销毁,根本就不曾被停产过。我该想得到的,既然重创孩童的三聚氰胺问题奶粉,虽历经全球范围内的围剿和口诛笔伐,不照样在大量销售吗?!奶粉可能“因故未能全部销毁”,凭什么就能一厢情愿相信药监工商卫生系统,能不折不扣把奥美定付之一炬呢?我忘记了,他们这些人大多是共产党员,他们都没有了良心!

    人为财死,坏人为谋财可以不在乎别人死活,可以不惜让别人为他的财富梦想去死。假如我是曹孟君和刘野,假如我也有各级党和政府如此这般关怀呵护,产出的奥美定都算社会财富,白白销毁了岂非暴殄天物?!假如我是美容院老板是个没良心的三流医师,换个标签再把它打进求美的者身体,就能“产出”天文数字的巨大财富:几十块钱成本能到赚好几万,除了入党提干啥营生都没这回报丰厚——利润超过贩毒卖摇头丸卖大力丸,却没有丝毫杀头坐牢的风险,放着这么大笔钱的不去赚,恐怕我就不光是二百五,简直就是王八蛋了!

    我要感谢庄严、王立平和马洪涛,我还要“感谢中央气象台”和“经济半小时”!我要拜托有良心的官员,拜托你们揪住国家药监局,问责这帮混账问他们当初是怎么监督销毁的!你们要揪住害人的美容院,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勾兑官府坑害女人的!我们容忍了三聚氰胺的死灰复燃,容忍了人为下手的高温疫苗,我们究竟还要用多少人的健康肌体,用多少人的终生不幸,来维持这狗屁和谐社会呢!!!

     2010年4月16日 北京

————————————————————————-

    播出节目的文字稿:

    今天我们来关注一种人体软组织填充材料,叫做奥美定,这个名字估计您不陌生,几年前它曾经被大量运用于隆胸美容手术,由于注射到体内难以去除,会引发各种严重的并发症,早在2006年就被有关部门明令禁止使用。但是最近记者调查发现,奥美定并没有退出市场,仍然有很多人陆续成为他的受害者,过着噩梦一般的日子。这是怎么回事,先来看看几位女士的遭遇。

    奥美定使用者的悲惨现状

    受害者小雨:打完就看不见了,两三分钟。就这样。一个眼睛就没有了。

    记者:你试一下,你把左眼挡上,你能看见吗?

    小雨:不能啊。

    记者:你看我,什么都看不见吗?

    小雨:是啊,什么都看不到。是什么都看不到。几年前就看不到了,不要说现在。挡住眼睛的话,是一片乌黑。

    小雨长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在四年前的一次注射隆鼻手术后,小雨的右眼就看不见了。此后,左眼视力也不断下降。

    小雨:这个眼睛我以前刚开始的时候,看电视还能清醒地看到那些字,现在都是模模糊糊了。电视都看不清。那些字幕啊,我就好恐惧,我现在感到很恐惧。感觉到害怕?我很害怕。

    美容院早就人去楼空。小雨去医院求诊的时候,医生说,她被注射了聚丙烯酰胺水凝胶,也就是俗称的奥美定。这种一旦注射进人体内就难以取出来的物质,2006年开始就被严禁使用。

    记者:打到这个位置,你这里都没有感觉吗?我摸你有感觉吗?没有,都没有。那这里呢?小雨:都没有,捏什么,都没有,这里都没有感觉,流到脑里面去了。

    为了治疗眼睛,小雨跑遍了北京、广州的各大医院,医院方面的答复让她几乎绝望。

    小雨:以前拍CT的时候,(注射物)流到脑里面了,说开颅,这么微细,脑里面的神经比较活跃复杂,你开颅会变成植物人,醒不过来,也说不定,我不敢冒这么大的险。

    小雨说,以前她开朗乐观,喜欢笑,现在的她越来越沉默、古怪、偏激,工作早就丢了,相爱四年的男友也渐行渐远。

    小雨:我就老想到死,用死去解决,我觉得快乐的事,对我来说,很少。

    2006年注射美容的赵女士,同样正忍受病痛对身体和心理的折磨。

    赵女士:我现在就是头胀疼、头晕,头腔里面胀,面腔里面胀,头、太阳穴、下颌、眼眶还有鼻腔眼球胀疼, 真的不是人过的日子。你说分分秒秒都疼,不是说你想不想它,有些人说你不要想它,就不疼,这个不是,这个是客观存在的东西在折磨你。

    赵女士的手术是对太阳穴的部位整形,原本以为会变得漂亮,可是手术后,她却无法接收自己的样子。

    记者:这前后都是哪年的?

    赵女士:这是手术前, 这是手术后两年。皱纹全都消失,皮下像有东西,脂肪把你撑着,侧面像个球一样。随着鼓胀,外观开始变形,这也是个精神折磨,你不知道往哪个方面变。人变丑了。

    四年里,被痛苦折磨的赵女士四处求医问药,那时候她才从医生那里知道,他被注射了奥美定。

    赵女士:所有的医生都说,那个东西没有办法治,那个东西打进去了,就和肌肉融合在一起了,看我的片子就说,和肌肉融合在一起了,没有办法治,有的医生就给我打比方说,就好比说拿墨水,你倒在猪肉里面,你说那个东西是猪肉还是蓝墨水,你就没有办法区分,这怎么取啊,你满脸都是,不可能把你的脸皮揭下来,给你一点点地刮。我说我怎么办啊,疼得到没有办法生活啊。我六上北京,五上上海,然后广州深圳武汉西安还有当地的医院都跑啊,所有的医生都说没有办法治,我说我得生活啊,我怎么生活。

    每做一次奥美定取出手术,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是赵女士根本无法承受的。而且最可怕的是,医生说,一旦注射了“聚丙烯酰胺水凝胶”这种美容产品,根本就没有办法取干净。

    赵女士:每一次满怀希望地去找这个医生,每次都是很绝望地出来,每次在街上孤零零地在街上走,看到别人开开心心的,自己为这个事儿折腾了四年,还不知道还要折腾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大的承受能力。

    被国家严令禁止的奥美定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从2002年到2005年11月,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共收到有关奥美定不良反应报告183例,受害者出现了感染、硬结、团块、变形、残留等多种问题,严重的还发生了癌变。鉴于奥美定的危险性,2006年4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通知,决定全面停止奥美定产品生产、销售及使用。那么,奥美定是不是就此销声匿迹了呢?时隔5年之后,我们发现,他竟然改头换面又出现了。来看记者的调查。

    除去岁月痕迹,留住不老容颜,诱惑吧,动心了吗?想重塑一个你?容易!记者在北京、广州、杭州等地调查发现,本来只能在医疗美容机构开展的注射美容项目,一些生活美容院里也在或明或暗地进行着。

    北京靓艾思美容院 工作人员:瘦脸加美白,不但瘦身,一针这个美白的加瘦脸,这个(效果)最少保10年,8年到10年左右。

    北京安然美容院 工作人员:打玻尿酸直接打上去,完后马上就塑形

    记者:要多长时间就几分钟就好。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这些生活美容院开展的美容项目可谓五花八门。有美白的、溶脂的、除皱的、塑形的等等等等,这些项目也都要用到各种各样的针剂,这些大大小小的针剂,都是要通过皮下注射或是静脉点滴,打进人的身体里。

    北京今日美容连锁机构 工作人员:它要注射到皮下,让你鼻子立体感更强,不用手术没有什么恢复。

    北京市靓艾思美容院:打针的过程一秒种就完。

    记者:一秒钟就行。

    北京市靓艾思美容院:对对对。

    在这些生活美容院的工作人员眼里,美白、溶脂、隆鼻、隆胸等等等等都是件非常简单和容易的事。在广州,记者先后走访了大大小小十几家美容针剂的经销点。所到之处,各类美容针剂不仅品种繁多,而且各自的来历更是五花八门。在这家名为“香港协和联合药业国际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了众多美容针剂,什么美白针、瘦脸溶脂针、抗衰老针等等,应有尽有。一名姓李的经理直言不讳,其中一些产品是走私进来的。

    香港协和联合药业国际有限公司 经理 李星志:我裸瓶进来的,就别贴包装,我不贴包装的,我这是实话实说,这样走私的嘛,什么叫走私的,这就叫走私 。

    这家公司的李经理说,走私进来的这些美容针剂,没有名称、没有包装、没有证书、没有批准文号,至于产地,就连这位李经理自己都弄不清楚。在这里,这些没有任何标识的针剂被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摇身一变就成了有着各种各样神奇功效的美容神针。而除了走私货外,李经理还经常会把一些国产针剂包装成进口针剂销售。

    香港协和联合药业国际有限公司 经理 李星志:这个贴商标很快的。

    记者:你贴哪儿的商标。

    李经理:贴韩国的。

    记者:哪儿的都能贴。

    李经理:能贴。

    除了这家公司,“广州安格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也经销着数十种美容针剂,而他们的产品,大多是从国内一些厂家购买来那些没有任何字样的裸瓶后,再自行贴上各种标签后,冒充国外进口品牌进行销售。

    广州安格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王鸿曦 经理:这是进口的USA,这就是美国的嘛,它刚好粘上又好看,贴上就是这种了嘛,这就是现沾的这多漂亮这是通用的,刚好我这还有,几千个这个标签。

    随便一贴,美国进口的抗衰老针就出炉了。为了促销,这位姓王的经理还做了些宣传彩页,还在上面印上一些伪造的审批手续,只不过,上面印刷的证书都被他故意模糊掉了。

    广州安格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王鸿曦 经理:上面都有打证书的,但是你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东西。

    记者:咱这是个香港的公司?

    广州安格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王鸿曦 经理:打的是香港公司,其实我都没注册告诉你。

    记者发现,在众多的美容针当中,有一种名为“玻尿酸”的注射填充针剂受到很多美容院的追捧。

    北京极美度美容美体中心 工作人员:面部填充嘛,填充就是玻尿酸,填充还有就是除皱。

    记者:打玻尿酸还是要安全一些。

    北京漂亮心得美容院 工作人员:非常非常安全,这个我们的顾客打胸部什么的,都没有什么问题。

    玻尿酸,也叫透明质酸,是一种保湿剂,按照等级的不同可用于食品、化妆品,以及医药领域,国际上一些国家也确实在使用玻尿酸作为美容上的一种填充物。我们得知,这种“瑞蓝”玻尿酸是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一种产品,不过记者注意到,各家美容院对于各自使用的“瑞蓝”玻尿酸,说法也各不相同。

    北京奥婷美容院 工作人员:这个不是国外的,是咱中国的。

    记者:中国的。

    北京奥婷美容院 工作人员:对,就它符合标准的,兰州(产)的。

    北京漂亮心得美容员 工作人员:这是瑞典,我就跟你讲这是瑞典的,然后台湾总代理。

    记者:这是哪产的。

    北京今日美容连锁机构  工作人员:这个是都是进口的,这个做得最多了,这个好。

    在三家美容院,记者见到了这样三款包装相似的“瑞蓝”玻尿酸,虽然包装上的英文字母十分相似,但是这三种玻尿酸包装盒的颜色、大小、产地却各不相同。记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见到了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一款“瑞蓝”牌玻尿酸,这与记者在美容院看到的几款产品都完全不同。记者在美容院看到的这些玻尿酸针剂大都由一根充满了液体的针管和一到两根针头组成,那么这么多的玻尿酸产品里边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呢?

    广州嘉兰国际生物公司 业务员:这个是硬的奥美定。

    记者:这也是奥美定。

    广州嘉兰国际生物公司 业务员:对。

    在北京嘉鸿瑞德科技有限公司,记者也见到了正在美容院销售的玻尿酸,而该公司曾经理的说法是,很多玻尿酸里边的成分都是奥美定。

    北京嘉鸿瑞德科技有限公司  曾凡刚:在国内的人们消费的人里面,告诉人家叫玻尿酸,叫胶原蛋白,在北京他们叫胶原蛋白,就是这个东西。

    北京东晶嘉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经理 夏诗淇:其实这里边真正的原料,就是奥美定。

    奥美定的严重危害

    在这番调查中,我们不仅目睹了美容品市场的混乱,更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5年前被明令禁止的奥美定,5年后居然借助玻尿酸这个新名字重新还魂了。注射奥美定到底有什么样的后患?当年它为什么会被国家监管部门判死刑呢?我们再来了解一下。

    受害者小草: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件事对我有这么大的影响。我本来是想通过注射这种东西让我自己变得更像个女人,可是它却让我失去了女人最不应该失去的东西。

    小草在注射隆胸的两年之后怀孕,从那时起乳房的剧烈胀痛就像梦魇一样一直笼罩着她。

    小草:痛到自己跑到厕所去流眼泪,好象有一个石头往下坠的胀痛,我每天用手托着它,就好像要爆裂了一样。

    几个月后孩子顺利出生,但小草的胸部情况恶化得更加严重。

    小草:疼,特别地疼,而且胀得非常大。而且每天流血水一样的东西。

    记者:流血水一样的东西?

    小草:对啊,而且还有脓,黄色的。

    受害者陆小姐:医生说这个根本就不用考虑,即便有炎症发生的时候也可以完全抽取,丝毫没有什么,你不用担心,不用顾虑。

    由于轻信承诺,陆小姐接受了注射隆胸。然而,手术三个月后,陆小姐感到了剧烈的疼痛。

    陆小姐:最疼的时候,这个手臂尤其这面抬举不起来,就只能到这儿,我一摸这个腋下,淋巴结这一溜全部肿大。我马上到医院去看病,看病的结果就是胸肌受到侵害,乳腺受到侵害。

    由于频繁的疼痛导致手部无法用力,陆小姐只得辞去了在医院的工作。

    陆小姐:我想乳房是一个女性的一个生殖特点,也是美的一种代表,如果它失去了正常的功能,不能哺乳或者是完全失去,我觉得作为女性或者女人或者母亲已经没有意义了。

    

    奥美定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酰胺水凝胶,构成该化合物的单体在人体内可能会分解,产生剧毒,毒害神经系统、损伤肾脏、对生命循环系统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世界卫生组织已将这种物质列为可疑致癌物之一。2006年4月30日被国家食药监局明令禁止用于人体注射。然而,奥美定给使用者带来的却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乔群:都像石头一样。这个病人的情况是这样,三年前打了300多毫升的注射物,左侧和右侧分别感染,感染之后现在造成两个乳房都像石头一样硬,今天准备把这些东西都给取出来。这就是从患者乳房里面取出来的注射的聚丙烯酰胺水凝胶,里面又有脓,又有血 。

    记者:这个能取干净吗?

    乔群:取不干净。 就像一个豆腐掉在沙堆里面,怎么把沙子都去掉,你想象一下,肯定沙子是洗不掉的。

    几年来,深圳药监局多次接到针对奥美定的投诉,但是由于奥美定当年获得了医疗器械注册证,而国家食药监局所发的多个文件中并无“任何可供操作的强有力的监管措施,监管部门对这个危害一时的奥美定也“无可奈何”。据相关报道,奥美定被诉10年期间,共约有30万名受害者,但截至目前却无一人获得赔偿。

    小草: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想如果真的把它摘除了还不如把我以后的人生也一起切除了。

    陆小姐: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病变,因为我已经开始出现皮疹、骚痒,我等着,我等着它癌变,一下子死掉。
陆小姐:我宁可有这种代价来换取他们的良知。

    揭秘美容行业使用奥美定内幕

    当年的危害历历在目,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危害一时的奥美定并没有从此退出市场,事隔五年之后,它又改头换面,重新出现,只不过这次冒充的是药监局允许使用的玻尿酸。这些假冒的玻尿酸又是如何注射到消费者体内的呢?前面我们看到,来历不明的奥美定,批发价最多不过几十块钱,到了美容院却当做进口产品,以每只几千甚至上万元的高价卖给了消费者。更为严重的是,市面上不少玻尿酸里面的成分就是五年前被国家禁止的奥美定。那么,美容院又是怎么把这些假玻尿酸推销给消费者的呢?一起来看看。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2年5月1日,卫生部颁布的《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就正式实施,办法中对医疗美容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医疗美容是指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而要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机构中进行。也就是说,注射美容针剂是属于医疗美容项目,生活美容院根本没有资格做注射、打针这类具有侵入性的美容项目。为了规避风险,她们有各自的应对方法,比如,一些生活美容院自己不动手,而是从外面请人来做。

    北京麦琪舍宾美容健身城 的工作人员:你太幸运了,今天我们是请那个,本来是请那个国内微雕第一人给人妖做,她给3000多个明星做过面部微雕的设计、操作,之后给10万多普通人做过。

    按照我国《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实施医疗美容的医师必须具有执业医师资格,从事医疗美容护理工作的人员,也必须是经过护士机关注册的护士,那么这些生活美容院请来进行医疗美容的人,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呢?

    北京嘉鸿瑞德科技有限公司的曾凡刚:干这行的人,我都知道,好多人都不懂,别说是人家顾客了,好多人打了一辈子了,打了几年了,(针剂)里面是什么都不知道,他(顾客)不懂啊!

    虽然是假冒的玻尿酸,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说由于容量不同所以卖给顾客的时候每支针剂的价格相差也很大,有三千一支的,五千一支的,八千一支的,有一万和两万多一支的。而他的批发价是多少呢?

     记者:这种奥美定的,他们(美容院)能卖多少钱?

    广州嘉兰国际生物公司的业务员:他们也是乱卖的,我们给他们产品,他们怎么去卖,我们根本不管的。

    记者:你们卖他们30多元(一支)?

    业务员:对。

    记者:这个卖多少钱(一支)

    广州上景贸易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这个现在卖15元。

    记者在调查中听到很多销售商说过这样的话,玻尿酸的包装乱、成分乱、价格乱,就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里边到底装得是什么东西,那些给顾客打针的生活美容院就更不知道她们打的是什么了。但一些美容院的人心里也明白,这些成分不明来历不明的东西,注射进入人体后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

    北京嘉鸿瑞德科技有限公司的曾凡刚:(玻尿酸)本来这个东西就是违规操作,我看到很多出事的、可怕的事太多了。不会(打针)的人,给他(顾客)打了之后,感染了、肿了。不知道怎么处理,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

    有的商家为了解决打过针后的红肿问题,甚至让生产厂直接在注射针剂中加入消炎药,山东曲阜市广龙生物制品厂就是在违规生产美容注射用玻尿酸的基础上,经常按订货人的需求,任意改变产品配方。

    山东省曲阜市广龙生物制品厂的工作人员:配方,它里边有的东西,它里边含有水杨酸,阿斯匹林,消炎药,麻药,类似于麻药的东西。

    记者:它打上以后怎么样?

    工作人员:消肿快、止痛。

    这些非法机构的造价手段,恐怕大家想都想不到。奥美定冒充玻尿酸,被改换的不只是名字和成分,它的适用范围也从隆胸,扩展到了隆鼻、做双眼皮等各种注射整形手术。用途不同了,但这丝毫消除奥美定本来的副作用,更多的消费者因此陷入噩梦。    

    在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国贸门诊部,记者了解到,因为注射了所谓的玻尿酸后,出现问题的患者不在少数。在这里记者见到了许多因为注射针剂不当引起的伤害案例。北京的张女士就是其中之一,为了使自己的太阳穴饱满,3年前,她到一家美容院注射了玻尿酸,可是这一针打下去,却成了她噩梦的开始。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国贸门诊部的丁小邦主任:她打的是隆太阳穴和额颞部,这一片。那么她会发觉三、四个月后,她发觉这个东西怎么会流到上眼睑和眼睑下方,像一个个透亮的东西,找到我看,这一般都是奥美定,奥美定的特性就是游走。

    令张女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容院给她注射的并不是玻尿酸,而是奥美定。无奈之下,张女士只好到医院重新做手术,取出游走在太阳穴周边的奥美定,可是,这样的手术远比注射要难的多,对张女士造成的伤害也是难以弥补的。而像张女士那样,在美容院注射针剂失败后,又到整形医院补救的案例还有不少,这位女士注射假冒玻尿酸后,嘴唇非但没有丰满,而是变得凹一块,凸一块;这位本想用玻尿酸隆鼻,可注射后液体在鼻子两边慢慢扩散,鼻子也渐渐变大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整形美容外科的徐军主任:奥美定或者是硅油,或者是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产品,号称能保持十年、几十年(效果)的东西,万一出了问题,只要注射进去的东西,取不可能取干净的。

    中国医院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国贸门诊部主任 丁小邦:第二个,除了这种手术的难度之外,还有一个客人往往心理上产生很大的阴影,他们对这些注射美容,甚至对中国的这种医疗市场,都产生一些恐惧,甚至终生都会有一个阴影。

    消费者花成千上万元去购买成本只有十几几十块钱的美容注射剂,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可气的陷阱,而这个陷阱之下,还有一个更可怕的地狱。从断骨增高到美白产品水银超标,还有今天的改头换面的奥美定,一个个似是而非的美容概念不仅忽悠了消费者的钱袋子,更给受害人的身心带去无穷无尽的痛苦。这些非法经销美容品的机构和违规操作的美容院如此猖獗,给它们提供这种动力的,除了暴利的诱惑,还有法律监管的缺失。据不完全统计,被注射过奥美定的消费者至少有三十万人,而现在真正通过法律途径得到赔偿的寥寥无几。难怪这些美容机构敢肆无忌惮地在五年之后,让奥美定再次借身还魂。在低廉的违法成本面前,天平只会倒向利益那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