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按:多年以前,我写了一些诗。有时候鼓起勇气就会选出几首拿去发表。还会再写的,因为我每天都做梦。梦是多么难以预期,又是多么真实啊。2010.4.14]

 

我从来没有想过

 

/

 

我从来没有想过,头顶的每一朵云,

都应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她们不断地被呼唤,被默想,

如同母亲念着远游的孩子。

 

我从来没有想过,田中的每一株玉米,

都是一个和我一样的生命,福杯满溢。

她们曾在大雨之中放歌欢舞,

也曾久久凝望星空,优雅而神秘。

 

我从来没有想过,那奔波不息的长河,

原来有着如此缤纷而神奇的梦境。

远方的爱情以及水中的云影,是幻是真?

她边走边唱,跟随着内心的灵异。

 

这一切发生了改变,在那个

秋天的午后。风儿掠过无边的玉米地,

从几朵白云之间吹来淡淡的乡愁。你和我

不知不觉地来到水边,相拥而泣。

 

叶 之 舞——致琪琪

 

千百次我路过这棵树, 行色匆忙

象疯癫的秒针一样运转不停

但此刻,我隐约看见那熟悉的树枝

正向我挥手,天空在叶子的缝隙之间变换身形

 

雨滴温存地伏在一枚叶子上,梦见彩虹

金光闪烁的叶子载着她自由飞升

那舞姿让我久久迷醉,这意味着:

我已经进入了她的梦境

 

或者,是她飞到了我梦里?哦,银杏叶

多年以来,我一直没有停下来将你倾听

现在我紧紧握住你的手臂,细细打量

细细思量:我从未体验到这么广远的宁静

 

你的手掌被地心牵引:

这使你更加渴望  久久地抚摸天空

——或者虚空?惟有限者才知道感恩

在无声的岁月里,永恒的阳光为万物赋形

 

而你的灵魂之舞赋万物以生命:

溪流开始吟唱,岩石绽露笑容

你是否知道,那不眠的星辰

是时刻凝视着你的,虔诚的眼睛?

 

生命的姿态如此奇美而丰富。只有当我

真正爱上此生,我才能够感到心底的疼痛

在你的舞蹈中我认出了自己;在我的瞳仁里

你发现了自己翩然起舞的生命之灵

 

红  叶

 

一株枫树上攀升着闪亮的火焰

是红叶飘摇在诞生和死亡之间

一路上我心迷醉——美无穷无尽

而我的生命却如此短暂

 

你站在路边向陌生的人们招手

象一个被放逐的诗人

你望着这里的一切,成为历史的证人

所有的证人都沉默无言

 

那么一定有些什么隐藏在历史的表象之后

正如谁也不曾看见这枫树的年轮

每一个人死去都带走一部分真相

众多的流星悄然消逝,在白天

 

这是北国熟稔的秋天

我看见年年茂盛的庄稼

浓郁的森林、肥硕的牲畜

以及年年贫困的农民

 

我看见蒲公英的绒球随风飘舞

停在白桦树下厚厚的落叶里

在金色的稻田里,一头垂老的牛

眼含泪水,此时村庄的上空升起炊烟

 

我看见一座山投在另一座山上的阴影

一棵树伸向另一棵树的枝桠

一条河溶入另一条河的流水,还有

一些人留给另一些人的苦难

 

多年以来,我成为一个沉默的反抗者

象一只失眠的狼逡巡在广场的边缘

在无边的黑暗里,你我都深知彼此的

渺小和无能。啊,火红的枫叶

 

你是否和我一样,也曾说过

“用诗与歌来唤醒这沉睡的世界”?

你是否也被淹没在高举手臂的海洋里,

一切都事先决定,象阴谋一般

 

你是幸福的,如果有人倾听你对

昨夜梦境的复述。太阳的光线

透过你过度悲伤的躯体

让我想起荒凉年代里人们的笑脸

 

我和你同在时间之河顺流而下

与你相遇只是出于偶然

当我的生命之烛燃尽,你会继续漂流

如果有来世,我会在来世将你怀念

 

狱中致爱人

   
   现在我面对狱中的墙壁
   为你作一首情诗,我的爱人
   今夜,星星依旧在寒寂的夜空闪烁
   萤火虫仍在低矮的草丛间时现时隐 
   
   请告诉我们的孩子,这次来不及
   和她告别,爸爸就要出趟远门
   请你每天在她入睡之前
   和醒来之后,给她暖暖的一吻
   
   请带孩子去摸一摸栅栏下的车前子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如果她能注意到叶片上的露珠儿
   她就会感到我的爱是多么深沉
   
   请在给丁香浇水之后 弹一曲渔舟唱晚
   相信我能够听到,我的爱人
   请照顾那些沉默而快乐的金鱼
   那沉默里隐藏着我丰富而动荡的青春
   
   我正行走在一条崎岖颠簸的路上
   但我未曾停止过歌唱,我的爱人
   路边的柳叶缓缓地变换着颜色
   风中隐隐传来远方化雪的声音
   
   一切声音都在安静里面,这里的夜晚简单至极
   请你在想起我的时候不要叹息,我的爱人
   我的痛苦之河与喜悦之河已经溶汇
   它们曾经长久地穿越我的肉身
   
   在一场濛濛细雨结束之前
   我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我的爱人
   在雨中,在雨中我怎能擦尽你的泪水
   ——用我已经得救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