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政治是如何走向灭亡的

——吉尔吉斯斯坦政变的启示

我在《为什么会出现0.4%的人掌握70%的财富》(见凤凰博客2009年6月27日)一文中指出“今天的中国,面临的问题当然不再是姓资姓社的问题,而是如何从一个传统的威权社会向现代的民主社会转型的问题。那么,这样一个转型是不是也是一马平川一蹴而就的呢?显然也不是,从传统威权社会向现代民主社会的转型同样需要中介和过渡——这中介和过渡就是:在这其间必要有一个家族贪污阶段,只有通过这样一个阶段,传统的威权社会才可能转型为现代民主社会。”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中介毕竟只是中介,一个国家要进入稳定和谐的发展阶段,则必须尽快经由中介达到彼岸;总是停留在这个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