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網路上看到關於梁詠琪的新浪微博事件,有點感觸,忍不住又要上來嘀咕幾句。

↑梁詠琪的新浪微博網頁,最新一句話:「蒼天底下,我們都只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平凡人而已」。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梁詠琪昨天在大陸的微網誌──新浪微博上發了一則訊息。訊息的具體內容我沒看到,但是似乎是提到了三個字:”趙連海”。沒多久這則訊息,就被新浪的管理員要求刪除。

〈註:新浪微博是大陸的微網誌網站,大陸把facebook、twitter、plurk這些網站都擋掉了,所以上的都是自家的相似網站。為了祖國的安定與和諧,大陸的這些網站都備配管理員,對敏感字眼人工過濾刪除。〉

趙連海是誰?大家一定一頭霧水,這也難怪,這是一則連台灣都鮮少有報導的新聞。但是講到「」,大家的印象應該都回來了吧。

趙連海1972年5 月21日-)北京人。趙連海是一個未成年結石患者的父親,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集體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曾在電視台,國家工商總局的廣告公司,國家質檢總局的中國質量報等多家媒體工作過多年,也在多家國有廣告公司任過總監。2008年9月20日其子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

趙連海以民間網站結石寶寶之家的形式調查、公布2008年中國奶製品污染事件相關信息,號召中國大陸因奶粉三聚氰胺事件而患結石的孩子家長聯合起來進行合法維權訴訟。

──摘自維基百科

趙連海是三聚氰胺的受害家屬,會組織團體對企業提出求償官司,是非常合理的事情。不過現在趙連海,人被抓起來了,罪名是:「尋釁滋事罪」。法院閉門審理。

↑ 知名部落客Portnoy對此事的評論

這則消息雖然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但是中國主流媒體通通封鎖。大概也只有香港電視新聞還有報吧。

場景拉回梁詠琪的新浪博客。梁詠琪大概是在網路上看到這個事件,順手在網路上發表了簡短的議論。但是她大概沒想到,敏感詞是不會逃過管理員的法眼的。

↑ 梁詠琪後來的貼文

訊息被刪了之後,梁詠琪的微博反而更被眾人注意、引發討論。不過有些在牆內的討論…,嘿,從Google搜索的結果可以得知,似乎有不少討論此事件的文章都被撤下了。

這就是昨天事件的大概經過。

繞了半天,還沒有談到我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

坦白說,我個人對香港的認識極其淺薄。縱然每次出國轉機總會經過香港,大學同學、工作同事之中也都有一些香港人,但其實我在現實生活中並沒有真正熟識的香港朋友。

縱使如此,我還是會覺得香港人是比較親近的。或許是台灣跟香港經濟起飛的時間差不多,電視打開也常有香港影歌星、港劇佔據螢幕,超級長壽劇真情我不知道看過了多少遍,也讀過施叔青的香港三部曲小說,可能因為這樣而覺得心理距離比較近吧。

上個禮拜,「古鴿」這種「搜索隱禽」,向全世界宣告即將在中國大陸消失,只在香港留下足跡。這麼一來,簡直是直接將香港這個一國兩制的尷尬現況攤在世人面前:中國有網路言論審查,香港沒有。中國有新聞媒體控管,香港沒有〈或者是還沒有?〉。香港現在成了全中國的異類。

若是我是香港人,那麼我現在一定覺得很彆扭。

當一個人發現自己跟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時候,問題就來了:「那我是誰?」

台灣在六十年前有位作家,寫了一本書。這本書後來影響十分深遠,書的內容,其實也是對台灣人問同樣的問題:「那我〈們〉是誰?」

這本書,就是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維基百科上的內容簡介如此說道:

本書對當年的台灣人既不是日本人也不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上的矛盾與混亂有深刻描繪。內容敘述日本統治時期的台灣知識分子胡太明在台灣受日本殖民的欺壓,到中國後又不被認為是中國人而受到歧視。在對自身歸依的無助感及許多人生挫折打擊的日侵月蝕下,最後混亂發瘋,悲劇收場。

這本書的重要性,我想不言可喻。後來羅大佑根據這本書,寫了一首歌,就叫做「亞細亞的孤兒」。然而當時台灣還在言論審查時代,唱片公司怕審查不過,特意在外包裝上打了「紅色的夢魘致中南半島難民」,搭上當年電影「異域」,就這樣矇混過關。結果到今天,還有很多人不知道這首歌,其實講的就是台灣。

認識一些大陸朋友,他們對於台灣人對外常宣稱自己是”台灣人”始終不能理解。或許這本書提供了另外一種角度。

想一下當初的台灣,對照一下現在的香港,嗯…。

抱歉,這篇真的是閒聊,結果聊到不知如何收尾。

氣氛好像太沉重了些。自爆一下,當年梁詠琪來台灣發第三張專輯「膽小鬼」,到高雄簽唱會時簡直是大暴動。簽名地點在漢神百貨地下一樓的唱片行,排隊人潮硬是穿出店家,直通樓梯間,然後從地下一層排排排排排到地上九樓。

當時我跟同學排在七樓,排了一個半小時,真是青春的記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