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克 | 评论(0) | 标签:, 伍皓, 五毛

新闻述评

我们身处的时代还不是一个“开放社会”,因为其间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墙,有形的无形的。秦晖先生在柏林墙倒塌20年时,曾经发问“还有多少墙需要拆掉”?这实在是在拷问当下。

就说最近一堵有形的墙吧,说的是北京警方对流动人口较多村庄进行封闭管理,即用围墙、铁门将村庄封起来,早晨6点开放,晚11点后关门,无特殊情况不得出入。警方称,这些村庄警情高发,环境和治安秩序差,外来人口太多也造成本地人工作机会减少。北京警方的这种做法,在网上引起了一些争论,支持者主要从治安治理角度出发,说明有一定合理性,反对者则指出,这有点集中营的味道,这种做法涉嫌歧视外来人口,同时会使社会分裂表面化,还认为,这就是有罪推定,假定流动人口都是危险人物、坏人。网友不无讽刺地说,照这样,还不如在这些人头上贴上标签。

笔者认为北京封村的做法欠妥。城市作为人类当前主流文明,主流生活方式,它应该是自由的开放的,中世纪的欧洲就流传谚语“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但是,当前时代的城市中,墙无处不在。官员说一句“消除户籍制度是历史必然”,有关部门都要辟谣,这说明我们户籍之墙的坚固。所以说起来够悲观的,户籍这个无形之墙动不了,还要建有形之墙。

城市的墙令人无奈,网络之墙如何呢?最近的一件事很好玩,而且似乎有点乐观。这是一场被称作“苍井空之夜”的网络狂欢,日本AV女优苍井空在推特开博,中国网友争相翻墙膜拜,很多网友甚至为能见苍井空老师,专门学习翻墙。这大概是因为日本AV电影在中国年轻人中有着巨大影响,女优客观上成为年轻人的性启蒙老师。苍井空也礼尚往来,已经落户新浪围脖,还表示要为中国青海地震发起筹款活动,网上赞声一片。那堵墙依然还在,但苍井空与中国网友的这次互动,却似乎超越了这堵墙,墙内墙外打成一片,这也算和谐网络世界吧。

讲过上述两墙,最后说下我们时代最深刻的无形之墙。这就是急剧社会转型带来的社会撕裂,裂缝逐渐扩大,有形成鸿沟之势,并且,鸿沟中无形之墙似乎在无声无息地筑起。主要表现就是,社会群体之间的对话空间在缩小,社会阶层流动减缓甚至阻滞,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深刻的危机。

对于这种危机,最近“伍皓被扔五毛钱”事件表现得淋漓尽致,它折射了官民之间郁结的情绪、他们之间的墙,以及这堵墙的厚度。说起来,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是一个怀有网络新思维的官员,他作为官方代表,曾经尝试多种形式与网友的交流,他组织过“”事件网友调查团,他曾与网友探讨昆明小学生“卖淫”案,他曾开通第一个地方政府官方微博。就是这样一个注意与网友沟通的改革派官员,依然遭到网友的抗议,被骂“五毛党”。笔者没有谴责扔五毛的抗议行为,因为这是网友的权利,抗议也应该成为中国政治的平常事。我只是说,伍皓被骂无毛显示出当前官民胶着关系的难以调和。网络社会中,你只能与大多数人一起骂政府,如果你为政府说一句话,就会遭到围攻,被骂为“五毛党”。这里几乎没有对话协商,只有界限分明的对垒阵地,他们之间,正在矗立起高墙。

试图拆墙的伍皓,已经遭到不轻不重的一击,虽然他很镇定,认为网友抗议很正常,但他是否意识到社会群体之墙的厚度并有点悲观?

2010-4-27

胡克的最新更新:
  • 下跪的政治 / 2010-04-24 11:20 / 评论数(5)
  • 茅于轼“雷语”走向终结? / 2010-04-23 11:52 / 评论数(2)
  • 中国的精神病院得了什么病? / 2010-04-21 20:19 / 评论数(2)
  • 玉树:新闻性之上还有人性 / 2010-04-21 20:19 / 评论数(1)
  • 李庄案:公权与民意挟持下的法治乱象 / 2010-04-21 19:28 /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