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岱东 | 评论(1) | 标签:历史

文革初期,不知什么时候,社会上人人开始找反标,找反动标语,以至于达到疯狂的地步。

征一家人都找 。

远征、远革、远武三姐弟,都读小学,姐姐远征小学五年级十一岁,弟弟远革三年级九岁,最小的远武六岁半,刚上小学。

远征在班上识字多,也大方,每天上课前,老师让她读报,读完报后大家紧紧围在一起,先仔仔细细找报纸的图案,还有文字,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翻过来翻过去看,看像不像反标,有没有反标,眼睛都蹬酸了。每个小学生都想当第一个找到反标的人,不过每次都一哄而散,泄气而快乐的跑了。早上,晚上,远征还偷偷把报纸对着太阳、月亮照,看有没有反动图案隐藏在里边。远征失望,她觉得找不到反标就抓不到坏人,就对不起毛主席。这时,眼泪一下子就来到她的眼睛。

妈妈看她难过,星期六星期天带她到单位去找到菜市场去找。妈妈在重庆化龙桥一个工厂当钳工,爸爸在粮店称米卖面,工作人人羡慕,工厂里、菜市场的那些叔叔阿姨也喜欢远征,摸她的头,夸她的眼睛黑亮。他们不知道,远征和妈妈是来找反标的,找到了,那个坏人就完了。远革要跟妈妈、姐姐一块找,姐姐不干,她觉得弟弟猴手猴脚,太“千翻”,丢她的脸。

一天,小学的高音喇叭突然响起,喊全校师生紧急集合,大家去了以后,工宣队的领导大声宣布:学校的女厕所出现一条反标,非常反动,非常非常反动!他说:今天必须把写反标的反革命揪出来,把背后的黑手揪出来,坚决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远征说,当时她的心都紧了,不知怎么就联想到弟弟远革。远革的恶作剧多,还特别喜欢冲女厕所,猛探一个头把什么麻雀老鼠偷油婆之类放了就跑,吓得女同学哇哇叫,一个女生还吓得把尿流在裤裆里,小女生的妈妈到处告了好多回。最奇怪的是远革这几天到处找反标,还说男厕所找不到就到女厕所去找,非找出来不可。

这时远革跳了出来,高举起手说他早上看见一个老头戴起草帽鬼鬼祟祟进了女厕所,还看到老头把一个粉笔丢到旁边的草丛里,被他捡了起来,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脏兮兮的粉笔头。这时,同学、老师还有工宣队领导都一下围过来,愤怒而吃惊地盯着粉笔头,只有远征一个人悄悄来到女厕所。当大家左左右右、乱七八糟盘问远革时,远革胀红了脸,说话咬舌头,左脚打右脚,很想逃走。

接下来的举动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姐姐远征揭发了弟弟远革,说她认识远革的字,写得“稀撇”,烧成灰灰都认得到。学校的小操场轰地一声炸了。打倒远革,打倒反革命的喊声此起彼伏。远革吓坏了,死劲抱住头。在小学生推推搡搡中,远革被关了起来。

第二天,全校召开保卫毛主席誓师大会,附近学校、派出所、街道、农村的人举着红旗拉着大横幅喊着口号拥来了,大家争着上台发言,有的直接要求把远革拉出去枪毙。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远征的发言,她大义灭亲,坚决不认这个比她小两岁的反革命弟弟。全场热烈鼓掌欢呼。发完言,远征被火线任命为全校红小兵团长,全场又是热烈鼓掌欢呼。

身上挂着反革命牌子打着黑叉叉的远革被一群红小兵、红卫兵押下去了。

后来,也不知过了多少天,远革被押回家,交给他的父母,说远革已经认罪,不够判刑条件——如果大一点点绝不姑息养奸。远革被家庭管制,家长还要向学校革委会定期报告。

全家人对远革非常气愤,以前吃饭先喊他,现在根本不管不问了,爸爸妈妈姐姐说:他爱吃不吃。只有弟弟远武晚上拱到远革的被窝乱蹬哥哥的脚,蹬得嘎嘎嘎笑。

早请示晚汇报的时候,远革的父母眼泪都诉说得流了下来。他们从爷爷奶奶说起,从毛主席干革命说起,猛烈批判远革,猛烈批判远革的黑后台刘少奇,他们把刘少奇喊刘少狗!每一次早请示晚汇报完毕,他们都高喊要把远革把刘少奇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爸爸妈妈和远征一只脚狠狠踩,远革和远武双脚跳起来乱踩。

过了大半年,人们开始批判新的走资派,忘了远革这只死老虎,远革又开始上树捉鸟下河摸鱼的快乐日子,人们甚至看见他在墙上、房瓦上跑来跑去。没有人管他。

一天,小学的高音喇叭又突然响起,又喊全校师生紧急集合,大家去了以后,看到工宣队的领导手上提着一坨白白的东西,原来是三只小白兔,一只大,两只小。工宣队的领导大声喊:今天早晨,哪个阶级敌人打击报复,把我的兔子毒死了!用什么毒死的,用夹竹桃花,它不是毒药胜似毒药,把我的小白兔眼睛都毒红了。它说明阶级斗争一抓就灵,阶级敌人迟早是要跳出来的。工宣队的领导大声喊:阶级敌人赶快自己跳出来,你不跳出来我们就马上抓出来!气氛如火。小学生们你看我我看你,老师一个个也紧张万分,不知道谁下了毒手该抓谁。远征也不知道。这时,远革突然就被推了出来,一下子弄到了台子上。远革竭力挣扎,口里乱喊些什么,都传说,远革跟上次一样承认了。其实没有一个人听清楚。

远革被押走了,身上捆着麻绳。他被关到学校靠石岩边的一间屋里。窗外是嘉陵江,中午江水明晃晃的,刺眼;傍晚,太阳如血。

第四天,远革死了,没有人管他,捆死了,传说他脚上还捆了一根铁丝,很粗。这消息传了一阵,说法不少,不过随着远革被定性为“反革命畏罪自杀”人们就慢慢淡忘了,只有看见远征、远武,远革才偶尔被提起。

远革死了不久的深夜,远征听见妈妈在哭,她就去听。妈妈对爸爸说,那脚上的铁丝是她捆的,求爸爸原谅,爸爸打了妈妈耳光,妈妈伤心哭。远征听着听着,哭出音来。

妈妈抱着远征说:远征,远革太“千翻”了,妈妈也没有办法,这样下去我们一家人都要遭。我问过远革,是不是你这个背时的拿夹竹桃花把小白兔毒死的,他死也不承认。妈妈本来犹豫,想放他,偷偷去了一次,有人不敢,没想到他没吃没喝,捆死了。妈妈实在伤心啊。

妈妈说:远征,你要答应我,永远不要去找反标了,我们不找,远武也不找。

远征趴在妈妈的手上流泪答应了妈妈。

这一年,远革十岁。

岱东的最新更新:
  • 昨夜星辰昨夜风之兄弟姐妹师生 / 2010-04-29 21:14 / 评论数(0)
  • 昨夜星辰昨夜风之拒分 / 2010-04-28 23:12 / 评论数(0)
  • 昨夜星辰昨夜风之手表、金丝镜和砖头机 / 2010-04-27 13:48 / 评论数(0)
  • 昨夜星辰昨夜风之青春的事 / 2010-04-26 10:55 / 评论数(0)
  • 昨夜星辰昨夜风之老师 / 2010-04-25 11:29 / 评论数(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