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清明节:映秀无名冢插满菊花(《南方都市报》)

地震过去快两年了,除了死难者的亲属会以各种方式怀念他们的魂灵,更多的人只是把悲伤深深藏到了心底。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未来的日子还长,那些鸡毛蒜皮,瓜田李下的事情继续纠缠着他们的步伐,影响着他们的心情。唯一的期盼就是,在接下来的余生之战,不要惹上躲猫猫、三氯氰胺、假疫苗、、毒豇豆、地沟油这样的事件。

愿死者长安息,愿生者有一个可以追逐的梦想。

周二、安徽一酒店老板为亡母降国旗志哀遭查处(《新安晚报》)

显然,这位老板真把自己当颗菜了,你一个屁民,升旗干嘛,降旗又干嘛?没错,你是有家财万贯,可在贵国,再有钱的人,没有得到权力的认同,都不过是屁民一位。所以,“校长阅兵”和“老板降旗”,都是会被人笑掉大牙的傻事。

当然,如果为了给母亲尽孝道,或者非要过过降旗的瘾,兄弟我建议你可以随便找一块干净的布匹,不要染成啥红色,上面也不要绣什么星星月亮,镰刀斧头……这就没人管了。我想,令母走得也会更安详一点。

周三、美称不对无核国使用核武 朝鲜伊朗除外(新华网)

对付流氓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周一表示不满;周二抗议;周三强烈谴责;周四严正交涉;周五深表遗憾。周六、周日休息。”另一种呢?是啥也不说,狠狠揍丫的。

这两种办法哪种更有效呢,相信只要你不是《环球时报》和CCTV,不,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忠实观众,心里一定会有答案了。

周四、安徽泗县数百执法者强扒民房 警车救护车“压阵”(中安在线)

几年前,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会热血沸腾,想举起一把AK47扫了那帮孙子。现在不了。兄弟我已经修炼得像一位得道高僧,“虽泰山崩于前,亦可泰然不动”。

还是转个段子吧,仅供大家一笑。生活已经够草泥马了,何必再给大家添堵呢?

话说清明节到了,地下的先烈们纷纷打来电话询问。

江姐问:国民党被推翻了么?

答:被阿扁推翻了。

董存瑞问:劳动人民还当牛做马吗?

答:不劳动了,都下岗了。

吴琼花问:姐妹们都翻身得解放了吗?

答:思想解放了,都当小姐了。

杨白劳问:地主都打倒了么?

答:都入党了。

雷锋问:那资本家呢?

答:都进人大和政协了。

扬子荣问:土匪都剿灭了吗?

答:都改当警察和城管了。

周五、拆出人命的地方 官员果然个个还在(《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的文章,连标题都取得这样彪悍。攒一个。

老子,哦,不是兄弟我,是春秋时期的老子先生,他曾经曰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话,“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话常常被“刁民”拿去做挡箭牌。但现在人们发现,这句话越来越不灵光了。民不畏死是吧?官家根本就不在乎你的死活。你能奈我何?

敏感词说过,“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幸福,更有尊严。”错了,人民的幸福和尊严,永远都不会从天上掉下来,更别指望谁的恩赐。《国际歌》里说得再清楚不过,“从来都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大家应该努力,自己争取幸福和尊严。

这里与各位分享一句话,马丁路德金说的,“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

与君共勉。

周六、山西投入2000名维稳人员安抚矿工家属 维稳者与家属同生活(《山西日报.》)

被困矿工总共只有一百多位,而山西方面却投入了2000名维稳人员。超过10:1的比例,力量如此之悬殊,明显是要把矿工家属陷入维稳队伍的汪洋大海之中了——这2000名维稳人员投入进来,这些矿工家属们的情绪不稳定也是不行的了。,感谢亚克西。

周日、波兰总统坠机身亡 飞机“黑匣子”找到(网易)

一楼网友林彪:兰州杯具了。

二楼网友金正日:从来不坐飞机只坐火车的飘过。

三楼网友张作霖:看着飘走的二楼,俺笑而不语。

何仁勇的最新更新:
  • 矿工们为何要一定拿青春赌明天? / 2010-04-11 12:26 / 评论数(1)
  • 写在来一五一十开博一周年之际 / 2010-04-11 12:26 / 评论数(8)
  • 商鞅变法(中) / 2010-04-09 12:26 / 评论数(5)
  • 《梦回春秋》《梦回战国》重新寻求出版 / 2010-04-07 22:22 / 评论数(1)
  • 商鞅变法(上) / 2010-04-07 22:21 / 评论数(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