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的话:韩寒的这篇文章更像是一面镜子,照出了衣冠楚楚的叫兽,道貌岸然的砖家,出卖灵魂的五毛,荒淫无耻的官员。那些写文章质疑韩寒候选美国《时代》影响力人物的御用文人们,御用五毛们,用拙劣的表演,蛮横的霸道,下三滥的语言,企图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强奸大众,抹黑韩寒、中伤韩寒。但只会适得其反,因为你们的思想太僵化了,你们的语言太腐朽了,你们的形象太猥琐了,只会给主子丢人现眼。弄了一屁股屎,还要主子搽屁股,这就是奴才的悲哀,拍马屁拍到蹄子上。


在昨天,我看到了一条新闻,新闻说我候选了时代周刊的两百个影响全球的人物,中国同时入选的还有敏感词,敏感词和敏感词等人。
(典型的韩式幽默,严肃的话题在他嘴里轻松戏虐,我们仿佛看到韩寒写到这里一脸坏笑的样子)当时我正在我们村里挖笋(我挖的是自己家的)(韩寒喜欢田园式的生活?太羡慕了。),没怎么注意,后来回去一看手机上有不少的短信,问我对此事的态度,我只回复了新京报和南都的两位朋友,其他媒体写的均为凭着对我性格的猜测下的友好想象。我没有想到大家还比较关心,在这里我就做一个统一的回复。


(韩寒的思维方式,由人及己,由外到内,对比之下,谁好谁坏自然见分晓)
首先,我非常感叹和惋惜,为什么别人有这样的新闻媒体,当时代周刊弄一个人物榜的评选的时候,能够让全世界其他的国家都起波澜。我多么渴望我们中国也能有类似的一个新闻媒体,当他评选人物的时候,在全世界也引起关注。我们不能说这样的一个媒体完全公正,但是它是有完全的公信力的,(话不说死,留有余地,别人很难抓到把柄)我多么渴望我们国家也有。可惜我们并没有。不是说我们的媒体人要比其他地方的媒体人差,而是因为一些……原因,这些原因众所周知,点到为止,多说必死,死后鞭尸。(点到为止,在保护自己不被和谐的前提下,让我们明白现实的残酷性)


我经常自问自己,我为这个充满着敏感词的社会做出了什么贡献,可能到最后我只贡献了一个以我的名字命名的敏感词而已。(
也许韩寒离敏感词不远了,这点他有预感,不是悲观,而是真实的网络生存环境。)我天天睡到中午,经常浪费钱买数码产品,还挑食,但好在我也未曾给这个社会增加罪孽和负担,至少迄今为止是这样。我没有辽阔的远见,我唯独只想让相关部门善待文艺和新闻,不要给他们过多的审查以及限制,不要用政府的权利和国家名义去封杀或者污蔑任何一个文艺工作者和新闻从业者,(不要对他们抱有幻想,就像他们从不对我们仁慈一样。)这样的话,不用你们花大价钱,这个国家会自动生产出输出到西方世界的文艺作品和新闻媒体,我们的每一个小小的读者听众观众网民市民国民都能同享荣光。我未必有天赋和能力写出好的东西,(谦虚了吧,,在他们的眼里,你一向很狂妄的,这样谦虚,那些人会不适应的,还以为你真不行了呢?)但是别人有,但你不要阉人有夸人无。


电话里记者问我,有一些地方还说你和西方反华势力勾结,
(贪官都逃到反华势力的大本营勾结去了,把儿子、孙子、重孙子都输送出去受西方反华势力教育去了,怎么不说勾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候选时代周刊的又不是韩寒一个人,说韩寒勾结西方反华势力,另外几个上去的候选人呢?不也勾结了嘛!何必厚此薄彼呢!)我说这个很正常,人家这招用了六十年了,(还以为是永不破灭的真理呢,拿个尿壶当水壶。)前几十年还有发自内心的,后几十年纯粹是用于泼脏水了。我一个要去西方国家比赛经常因为材料不够齐而差点签证都办不出来的人,还西方势力呢,况且都什么年代了,还勾结不勾结的,这词说出去多难听啊。相信如果有哪位朋友天天监听着我的电话的话,您一定很清楚我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您说呢,电脑前一定会有一位朋友会心一笑的。但我只是奇怪,这些御用笔杆子,怎么几十年都用一个体位,他不烦,对象都烦了。(幽默的讽刺,搞笑,韩寒字如刀,刀刀刺痛伪君子。)但是,我坚决赞同他们的存在,因为总有正方和反方,总有甲方和乙方,如果我们国家能做到话不投机一拍两散,而不是话不投机把你封杀,那就是我们国家的巨大进步,我们也将为此而努力。(从文革走出来的御用文人依然是那一套思维方式和语言。显得僵硬、霸道、无理取闹。他们不知道,现在已经21世纪了,火星文都出来了,一帮新世纪的文盲还沉浸在意淫和自摸的语境里。韩寒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帮太监文人的虚伪和道貌岸然,他们以为鼓吹民主主义,就能打倒韩寒,太天真了。网络中的五毛其实很好分辨,看看他们是不是和这些老不死的一样的思维一样的话语一样的蛮不讲理就知道了。)


后来他又发短信问我,那么换句话说,你这个人的观点和言论符合了西方人的价值观,你觉得是么?


我回消息说,难道不符合中国人的价值观么?
(影帝都承认普世价值观,他说,民主、法制、自由、人权、平等、博爱,这不是资本主义所特有的,这是整个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共同形成的文明成果,也是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观。而下面的虾兵蟹将总是掌主子的耳光。韩寒总是能把复杂、高深的道理简单化成常识,让人一看就懂。)


我相信地球人和外星人也许价值观不一样,但是西方人和东方人,除了生活习惯不一样以外,价值观应该是差不多的,为何一定要争呢。
(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就是这样被强奸的,搞得世界分裂,自己也人格分裂。)


最后说回到所谓的影响力,我经常非常的惭愧,我只是一介书生,也许我的文章让人解气,但除此以外又有什么呢,那虚无缥缈的影响力?在中国,影响力往往就是权力,
(精辟,有时候在想,同样是80年代的人,和韩寒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如果大家都像韩寒一样明白,那清王朝的命运就要重演了。那些说韩寒没有影响力不够资格候选的人,干嘛不提名有影响力的呢?那些人大、政协、市长、省长、常委、委员、主席、总理的都是很有很有影响力的,左右着成千上万人的命运。让他们上时代啊!)那些翻云覆雨手,那些让你死,让你活,让你不死不活的人,他们才是真正有影响力的人。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们怕搜呢还是不经搜,往往在搜索引擎上还搜不到他们。(体制外的人是敏感词,体制内的人也是敏感词,当伟大的汉语只剩下敏感词的时候,我们也就没有了自己的名字。)我们只是站在这个舞台上被灯光照着的小人物。(韩寒也是一个小人物,想想,虽然他现在风光无限,实际上他的命运并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我们,更是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到的微型人物,在官老爷的眼里不过是蝼蚁。)但是这个剧场归他们所有,他们可以随时让这个舞台落下帷幕,熄灭灯光,切断电闸,关门放狗,最后狗过天晴,一切都无迹可寻。(矿难、地震、黑狱、、问题疫苗,多少拿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的人们就这样消失了。)我只是希望这些人,真正的善待自己的影响力,而我们每一个舞台上的人,甚至能有当年建造这个剧场的人,争取把四面的高墙和灯泡都慢慢拆除,当阳光洒进来的时候,那种光明,将再也没有人能摁灭。(希望是好的,只是现实过于残酷。但我们相信,韩寒必将唤起更多沉睡的年轻人,当所有的年轻人清醒的时候,当所有的年轻人发出呐喊的时候,沉沉的黑暗将烟消云散。)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