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四公民冤案,进入第十六个年头。四个月前,我陪同当事人在最高法院门口喊冤,后来去了石家庄最高法院驻河北工作组,他们收下了材料,说两个月内给答复。如今四个多月过去了没有任何消息。昨天知道最高法院驻河北工作组过了两会就撤了,来到位于红寺村的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室,填表很顺利,以为昨天就可以接谈了呢。

      昨天直到下班没有叫我的当事人,今天一早不到八点我们又来了,等到现在快十点了还没有消息,几十号人在三楼大厅等待,一个人也没有被叫到。我问法警怎么回事,总不能让我们无限期等下去吧。法警说,今天电脑坏了,上午估计不行了,而且即使电脑好了,也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叫到。

      看见我去找法警,一位老大爷也推门进来,他满头大汗,说自己在这里等几天了,今天生病了,要去医院,但又担心万一被叫到怎么办?法警说,那也没办法,如果错过了叫号,那就再来,一个月内会被叫到三次。我说你总得有个点吧,不能让人这样等下去。
     
到了楼下,找登记窗口问什么时候能接谈,答复说是楼上的事。看来需要坚持下去了,我倒要看看到底要多长时间。大厅里刚好有位置有插头,我可以坐下来打开电脑工作。

2010年4月20日上午9:50最高法院信访接待大厅

志永博文链接:

真相——承德四公民冤案调查手记

就承德案致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的一封信

就承德案致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的第二封信

那些幸福的人们


悲哀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