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看那些得意的官员的名字,他们不是有爱国含义就是有忠诚的外表。 当下执政体系中两位部长级的人物就是如此,你看他们的名字多么好听,一个叫做鸿忠,一个叫做毅中,他们不但是服务人民的“人民的公仆”,还是“代表人民”监督公仆的“人民代表”。瞧,多么拗口。可是这就是中国逻辑。看看他们耀眼的名号下都说了些什么话,就知道这个国家多么多么精神分裂了。

,意思是对党对国家无比巨大的忠诚。他说话语气平和,听上去像个家长。可是这就是中国的家长的特色,表面大风大浪浑然无惧,实际上却色厉内荏。当一个《京华时报》的年轻女记者询问邓玉娇的问题时,他连想都没想,一套连环招数,就把记者给吓退了。 还顺手缴获一只录音笔销赃灭迹。还不止如此,周边的帮凶也是威逼利诱,直到将记者逼到封口为止。当然,嚣张的他没有想到,今天的网络已经延伸到了现场。人人都是公民记者(包括职业记者在工作之外)。所以李大人的言行举止都透过网络钻出树洞,进入了美丽的新世界。 然后被微博、被推特、被人肉、被声讨。。。。 后面的戏还多,让我们集体围观。

李毅中,另一位大人。 他也说了一系列雷人的话(“雷人”是最近中宣部的阉割词汇),他先说谷歌没有就撤离中国与工信部申请谈判,然后又说“近期在对互联网和手机黄色淫秽信息的整顿中,涉及到个人网站的部分,采取了一些矫枉过正的办法,“就是把它先停掉,停掉以后进行清理,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恢复”。有人评价说,“你的本职工作是推进信息产业发展,你未来的罪名是,破坏信息产业发展的环境,阻碍国家信息化的战略,把国家所需的技术人才和技术创新源源不断地送出国门”

折腾的官员,欲盖弥彰的官员,都会在云时代被钉在耻辱柱上。古语说:善欲人见,不是大善;恶恐人知,必是大恶。对于日益被网络所揭开的政治官场百态,不愿意透明的执政体系反而被时时刻刻地盯紧,让他们无处藏身,裸露出那落后于进化的内在基因,于是乎要被点名批评,刻录为后世所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