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婚姻与我的初恋

初恋发来短信,明天她要结婚,问能不能回去。想来可怕,万一她玩落跑新娘,跟我私奔……

两个月后,与妻子回老家结婚。之后,再也没有了初恋的任何信息,有时候会后怕,万一冲动,私奔会不会真的砸到自己头上。有时,也会向妻子显摆下,妻子总是不动声色,含笑不语。

父母的婚恋,没有我这般无厘头。姥爷亲自去爷爷家,打探虚实,看中了父亲家那几个做工精致的木柜子。母亲的婚姻,被那几个柜子决定了。

父母那个年代,也讲究女权解放。不过,数千年的习俗,让乡村的人还是习惯先打探虚实,摸清底细。母亲年轻时,是临近几个村子里的名人(父亲语)。这个,这个,那个年代,我实在没什么概念。

母亲个性倔强,很好强。连从未见过的姥姥,都曾劝过她(母亲语)。母亲喜怒形于色,没有太多城府,但很有心计。做生意的时候,除了睡着丢了一堆毛巾外,有过往来的商人都对母亲很钦佩。母亲爱憎分明的性格,让她失去了大学的机会,这对她的性格没有过丝毫影响。

母亲经常会负气出去溜达几小时,然后笑容满面地回来。

父母的婚姻,很难用幸福来衡量。那个普遍面露菜色的年代,吃饱肚子才是头等大事。父母之间还算和气,有数的争吵,并没有某些长辈那样,拳打脚踢,提刀砍人。父母之间的婚姻,似乎很平淡,只有在姐姐出嫁的那天,两个人都很伤感。我结婚的时候,他们都很高兴,父亲难得张罗了不少建委那里的叔叔阿姨们。

在那个院子里长大,但他们的面容,早已记不得了。只有尴尬地敬酒,听着家乡俗套的祝福,还算开心。

父母结婚是70年代,据说当时买了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三大件算是齐了。自行车是永久的,这也他们那代人的宿命。甭管合不合得来,这结婚就真“永久”了。他们思想保守,字典里似乎从来就没有“离婚”两字。

最奇怪的是,从来没见过父母的结婚证,这似乎也是“永久”的另一个含义。

像我的初恋,就很彪悍,能想出让我出席自己的婚礼;甚至有可能,拉着我狂奔,当落跑新娘。想想多尴尬,新娘扑到怀里,新郎脱掉西服,递过来:“哥,你来进洞房吧!”,太无厘头了。

这在父母一代,是大逆不道的。那时,妇女地位解放了,但我一直怀疑是劳动的权利被放大了。婚姻上的自主权,远没有电影和文学作品里那么大。母亲曾经讲过,她年轻时心仪的青年男子,至今对她依旧念念不忘。让我震惊的是,那叔叔在我上初中的地方教书,只是没教过我,造化弄人。

除了初恋,我结婚很顺利。工作中结识,成为革命战友,因为都做媒体,后来又都做了互联。网互帮互助,成为不可分离的知己,恋人,直到结婚。我们的婚姻,是双向自由的。

我们这一代,才算真正的选择自由,婚姻自由。包括未婚同居,这在父母那代,还不给吐沫星子给淹死。

不靠谱的初恋,在忙什么呢?有时候,胡思乱想,跟她私奔,会不会也是一种很有趣的经历呢?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2010年4月24日, 10:2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