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A Difficult Path in Goldman Case|The New York Times
译文::高盛案困难重重
 

作者:BINYAMIN APPELBAUM
发表时间:2010年4月19日
:Andy Cheng(@adianch2010)
校对:free trans(@newplace2)

Andew Harrer摄/彭博新闻
美国证券和交易委员会启动了一个高风险的案子,它试图重建作为一个监管者的信誉。案子的结果取决于它收集的证据的力度。

【华盛顿】通过控告高盛欺诈投资者,监管者不仅是在将目标指向一个财力雄厚、意图对抗的公司——在法律专家们看来,他们也是在追求一种非同寻常的、也许很难在法庭上证明的主张。

在周五的一份民事诉讼文件中,美国证交会(the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没有采用证券欺诈案最经常使用的案由:认定高盛在销售其产品时有误导性陈述,而是说这家投资银行在该种产品如何创设上误导了消费者。

这大体上相当于认定一个古董商对一个旧桌子的来源而不是质量撒了谎。


对于外行来说,针对高盛的案子似乎是清楚明了的。


毕竟,投资者没有获知某些他们可能会认为至关重要的产品信息,最后他们损失了10亿美元。但管理此类交易的规则并不是这样简单。

一些证券法的专家说,类似这样重点是背景而非实际内容的欺诈案通常很难打赢,因为很难说服陪审团相信,缺失的信息本来可能会导致购买者转身离开。


但他们补充说,证交会的案子其力度不可能准确预测,除非他们公布所收集的更多的证据。证交会现在提供的只是一个框架。


赌注是巨大的。证交会近年来在试图证明或防止重大欺诈时屡遭挫折,它急于重建作为监管者的信誉。但证交会选择了一个如此困难的战场,在试图重建它作为一个严厉的看管者声望的同时,也冒着输掉这个案子的风险。


高盛的良好声誉也有作用,这也是它获取金融成功的根基。它没有与政府妥协,至今仍选择反击。该公司表示它已向投资者提供了法律要求的所有信息。高盛还强调其证券是卖给金融公司,都是成熟投资者。



证交会控告的核心是,虽然高盛向这些公司提供了它在2007年创设和销售的某证券中所包含资产的详细清单,但它隐瞒了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的作用,他是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负责与高盛合作挑选进入该证券的资产。保尔森先生随后下注赌这个证券将会贬值。



本质上而言,购买者是赌房价会上涨,而保尔森先生则赌价格会下跌。

法律上,高盛无须向投资者提供任何信息,因为高盛并不是在公开市场上发出要约来寻找购买者。但对于高盛自己选择提供的任何信息,法律要求给予完整的和准确的陈述。


9月份,高盛发给证交会两封信件,作为对证交会通知公司被调查并可能被起诉的回应。高盛在信中勾勒了它可能采用的辩护理由。

在信中,高盛来自Sullivan & Cromwell事务所的律师写道,高盛聘请管理交易的公司ACA管理公司不是“易于控制的没有头脑的傻瓜”。信件进而表示住房市场的衰退并不是预先确定的结论,因此证交会以”事后诸葛“的视角来看待这个交易是误导行为。

信件继续争辩说,与证交会的认定相反,高盛披露了所有与交易相关的”关键(material)“信息。特别地,信件对关于证券的信息和关于保尔森作用的信息作了严格的区分,高盛认为自己提供了完整的关于证券的信息。第二封信写道:”是关于资产的具体信息,而不是选择它们的实体的经济利益,可以供投资者用来分析和提供决策参考。“

证券法专家表示,要赢得案子,证交会必须证明高盛不仅仅是在保尔森作用的问题上保持沉默,而且确实给了投资者错误的印象。这样它必须证明缺失的信息是”关键“(material)的,作为一个法律术语,”关键“的意思是投资者拥有了这类知识就有可能决定不从高盛那里买这种产品,或者以更低的价格购买。

哈佛大学法学教授艾伦·费雷尔(Allen Ferrell)说这个案子依赖于对”关键信息“的特别界定。

”我们通常认为关键信息是特指按揭贷款,而不是某人对未来宏观经济事件进程的预测“,费雷尔教授说,”所以谁会关心保尔森是看多还是看空?更不要说他对未来房价进程的个人看法。问题在于,投资者是否有通往潜在的按揭的渠道?“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教授多纳德·C·兰格沃特(Donald C. Langevoort)认为,该案件与过去这些年中政府扩大关键信息界定的其他努力是一致的。”证交会长期坚持背景的重要性“,兰格沃特教授说,”如果你用这种方式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考虑,这并不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案件。“

兰格沃特教授引用了2003年证交会与10家投资银行达成妥协的案例,它们的研究部门被指控在向投资者进行推荐的时候,没有披露其评论带有倾向性以便从发行股票的公司吸引承销业务。



密歇根大学法学教授亚当·C·普里查德(Adam C. Pritchard)认为证交会聚焦于高盛证券的创设,反映出金融工具日益复杂化。在这个过程中创设只不过变得更为重要了,他说。但他补充说:”未经披露的利益冲突可能具有误导性,这个基本理念和股票经纪人一样古老。“



但是,在追求古老理念焕发生机的同时,证交会深刻地动摇了金融市场,为投资者开启了向销售类似产品的银行要求追偿的道路,迫使公司重新考虑他们的责任。

理查德·W·潘特(Richard W. Painter),明尼苏达大学的公司法教授,认为这个欺诈诉讼的新奇性使得证交会迅速披露更多信息非常重要,以避免超越界限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市场瘫痪。

“证交会需要以非常详尽的事实来开始行动,明确他们认为高盛那样的做法是错误的。”潘特教授说。

相关阅读:

译者频道—看世界

译者频道—经济风云

译者频道—时事评论


来自《纽约时报》的更多译文

译者“Andy Cheng” 的更多译文

来源说明:本文原文来自文中标明的出版公司,译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同时进入“最新消息”、“译者频道—看世界”、”译者频道—经济风云“、“译者频道—时事评论”、“译者频道—纽约时报”、“译者Andy Cheng”索引。

本文版权为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