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其实是我,我不代表复数)不为不该我们买单的事情买单,. 致哀属于一种集体的形式,表示我们的追思,. 找出最应该买单的人,也别忘记用集体的形式。 集体的形式一直很管用,从陈胜吴广到,. 即便蚍蜉撼树也好过沉默的大多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