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准确预见了吉尔吉斯坦今天的问题;展望中国进程前景;俄罗斯的去民主化(苏联是“名不存实不亡”,苏联意识形态顽固地在那些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社会中伺机翻盘,当年专制体制下的权贵,他们利用社会地位获取的先机及掌握的金钱、政治网络,趁机于民主 … 社会精英在改革前期中获得的利益,感到了进一步民主进程的威胁。“看看缅甸、尼泊尔和泰国,在所有这些国家对国家权力的挑战都带来了大规模的镇压和去民主化。大众的动员常常失败。然而,在我们的时代,普通百姓正日益参与到迫切要求民主化的运动中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