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几个被监督对象的落马,网络监督被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越发映衬出网下监督的苍白。没有相应的制度改良,而技术化的反网络监督却日益升级,网络监督也开始在狂热与尴尬之间徘徊交错。多少起抗拒强拆的自焚、自残事件,都曾掀起过的滔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