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戴立权是香港制药企业阿莫灵口服青霉素的副总,常和医院打交道。上个月他的一位亲戚突发心脏病需搭桥手术住院,托了一溜够的人还是进不了阜外医院本院。老秦对他说,你知道中国医疗体制的等级森严了吧。


中国,老百姓看病难,专家资源被垄断。相反一堆一堆的专家却孝子贤孙般地伺候着少量的高官,所以,连毛泽东都痛斥卫生部是“城市老爷”。也正是这种特权的
医疗体制才让中国又创世界奇迹:老干部、无产阶级革命家、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生命周期天下无双,活过百岁不是梦。老秦要说,卫生部对司局级以上干部的保健真
牛逼,超英赶美天下数第一。

昨 天,有媒报道卫生部医政司副司长赵明钢呼吁公众要树立正确的用血观念,能不输血的时候就不要输血。赵明钢说:“尽管我们采取了一系列的手段来保证血液的质
量和安全,但是血液的使用终究是有风险的。”赵明钢说,不光是在中国,在世界上,乙肝、丙肝、梅毒、艾滋病毒,它的检测都是有窗口期的。因此,即使我们用
最好的试剂、最科学的方法、最灵敏的仪器、最优秀的人员去检验,还是有一段危险期检查不出来。因此,一定要树立正确的用血观念,输血只有在不得不用的时
候,在没有其他治疗手段的时候,我们才选择使用。”

本博秦全耀毫不否认赵明钢副司长所言有其科学性,但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否则在成千上万的享受司局级、省部级、党和国家领导人级医疗待遇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共产主义战士中咋就没有一个因输血染上艾滋病呢?

据最最保守的官方资料,卫生部曾扬言到2010年艾滋病患者将控制在150万。众所周知官方统计从来是多报喜少报忧,真实数字远不止此。面对来势汹汹的艾滋病猛兽,老秦要问问赵明钢副司长,为什么因输血感染上工农大众几十万,其中却没有一个高官?

蒋介石说,宁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卫生部的做法是宁犯十万百姓,不染一个高官。能做到这一点,卫生部真是挺不容易。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