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4日, 在成都异地复课的阿坝师专举行了一场灾区中小学校长论坛。论坛上,四川省政协委员、四川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院长游永恒教授就教师专业化的问题向校长们作了讲座。他提出,实现教师专业化须提高教师准入门槛,而要提高门槛,首先就应取消自考获得教师资格证的方式,即禁止非师范生和社会人士通过自考获取教师资格证。此言一出,立即引发争议。而此前,他已经在省政协会议上提交相关议案。(成都商报4月25日) 近年来,提高教师准入门槛的呼声日益高涨,这确实是提高教师队伍素质的途径之一。但是提高准入门槛,靠强化资格考试能达到吗?笔者不以为然。 首先,禁止非师范生和社会人士通过自考获取教师资格证,有违《教师资格条例》。教师这一职业有特殊要求不假,我国也因此而制订了《教师资格条例》。但这一资格条例并没有禁止非师范生和社会人士通过自考获得教师资格证,而就是师范生,也不是就自动获得教师资格证,需要参加相应的资格考试。如果各地违背《教师资格条例》设定考试门槛,这涉嫌对非师范生和社会人士的歧视,以及非法剥夺非师范生从教的权利。 其次,提高教师准入门槛,根本不在于教师资格考试——对于行政组织的教师资格考试,教育领域也有争议,严格说来,这有如四六级考试与职称评审挂钩一样,涉嫌违反行政许可法,为从事教师劳动设置了“资格限制”——而在于强化教师行业规范以及教师同行评价,也就是说,怎样的人能担任教师,这应该由教师行业组织而非行政机构确定,然后由行业机构执行,同时,在聘任新教师时,对新教师的考核、评价也应该由社区教育委员会或教师委员会进行,而不是由行政机构(包括教育行政部门和各学校的行政部门)考核、评价。 再次,师范生才能当好教师的建议,更像是为师范生争利益,而不是真为教育发展考虑。不妨看看提建议者的身份——教师教育学院院长——对此就不难理解了。笔者所担心的是,根据当前的“教育决策”程序,某个代表、委员建言,然后并不在人大或政协充分讨论,立马就成为“议案”交由具体部门处理。如果把这一建议拿出来讨论,就可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比如,很多非师范生的教育质量远比师范出身的高,不同学科的毕业生对教育的多元、创新将有更大的推动。 我国有的地区有的学校教师素质低,原因就在于没有教师行业委员会以及教师委员会在质量评价中发挥作用。据媒体报道,在行政力量对教师招聘、管理的干预下,一些根本不适合担任教师的领导亲戚被“安插”进教师队伍;有的地方则从节约教育投入考虑,明知有《教师法》、《教师资格条例》,却大肆招募“代课教师”——如果真重视教育质量,“代课教师”问题也就不会直至今日还严重存在。 所以,千万不要以提高教育的名义,做违背教育发展的事。要重视教育质量,就得把教育权、评价权交给教育者和受教育者。 http://blog..com/qzone/622007992/1272328223.htm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