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财产“”早在1995年就提出了,至今仍遭到顽强抵制;网络“实名制”谋划不过两三年,已开始在部分地区实施。政策从酝酿到出台,凡是对官有利的推行神速,凡是不利于官的行之维艰,被网民戏称为新的“两个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