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这其实是一个组织建构(制度完善)和组织能力建设的问题,只要有民间社会、有 ,这个问题就会存在,一如管理之于企业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只不过在中国目前公民社会正处于上升阶段,NGO 正在发育成熟的过程中,这个问题就会显得尤其突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