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杆子作为权力基础是能够维护暂时的稳定的,而锐意的改革则需要广泛的民意作为基础,可作为权力基础的“民意”是靠不住的,只有及时用“民主”代替民意,找到新的权力来源的合法性。 * * * *. 可是,这并不影响我对戈氏的尊重。戈氏始终认为,如果按照他的 … 民众会允许前高官出来竞选总统?我们看一下东欧的情况,凡是一开始就由执政共产党把持改革并使得最终的转型平和理性进行的,清算的呼声相对低,而那些由民众走上街头,经过多少次抗争与流血换来的,至今还在要求制定新的法律清算过去执政者的罪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