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SB背后的悲伤
(转载)

 

                
作者:张铁志  来源:作者博客 2010-5-9

 

   
当上海SB开幕式的璀璨烟火在黄浦江河畔照耀夜空时,同一时间,在江苏泰兴,也有万人带着激动的情绪走上街头,他们不是在欢庆SB,而是手上举著牌子:“宝宝,回家!”并高喊:我们要真相!

 

   
因为前一天,四月二十九日,歹徒冲进泰兴的一个幼儿园,砍杀幼儿,导致三十一人受伤。死了多少人?至今没人知道,因为,政府迟迟不公布。事件发生当天,甚至不让家长见重伤的儿童,所以,民众才会上街抗议,要求知道他们的孩子到底怎么了。

 

   
这是中国一个月內第五起校园重大伤害事件(同一天,在山东也爆发了有人在校园用铁鎚攻击学生,然后自焚),这个泰兴事件,更是几十年来最严重的幼儿园伤害案件,但是,中国媒体却不准报导。因为,这正是上海SB盛大开幕、举国欢腾之时,怎么能让这样一个染血的悲剧来破坏美好的气氛呢?

 

   
中国最知名的青年作家、刚获选时代杂志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的,写了一篇文章,叫做:《孩子们,你们扫了爷爷们的兴》

 

   
在文中,他说,“就在这里,一个人冲进幼儿园砍了32个小孩是不能上社会新闻的,32个加起来才超过一百岁的孩子,你们被砍了,连个报纸都不给你上,因为在几百公里以外,召开了一个盛会,那里光烟花就放了上亿,同时在你们的家乡泰州,要召开国际旅游节,经贸洽谈会华侨城开业典礼,正三喜临门。”

 

   
韩寒没说的是,世博会的世博轴,甚至打出了“胡哥好”三个字。但网友们说,真正该致敬的,是另一个胡哥:进去泰兴幼稚园,与歹徒搏斗的正好是一位性胡的送牛奶工人。

 

   
几年在中国,社会暴力的现象日益严重,不论是集体抗争的暴力,或者这种反社会人格的出现,这些並不是单一的现象,而是被这个严重扭曲的体制所造成的恶果。——许多人充满冤苦,却在威权体制的黑暗迷宫中找不到出口,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制度性管道。泰兴事件的犯案者是失业者,而当天在山东鎚击幼儿的犯案者,则是被拆迁户。

 

   
尤其,一旦人们要透过上访或其他方式,去表达权利受到伤害的不满或冤苦,政府会用尽各种方法去打压他们,例如,动用大型武力去镇压受拒绝拆迁的民众,或是如本月大陆知名杂志南都周刊所深度报导的:把上访者抓进精神病院六年半。

 

   
也因此,泰兴事件发生后,有民众在学校大门前掛上一个布条:“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县政府”。

 

   
从2008年的北京奥运,到今年上海SB,这些社会矛盾尤其被加深:为了建造一个光鲜的城市,为了证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就要先把那些城市中不明亮的角落一一拆迁,用来满足权力者对“美好生活”的定义,用来维护地产商的庞大利益。

 

  
而那些被迫拆迁户,一旦用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去上访,所面对的,不是被殴打、被虐待,便是被送劳教、被送精神病院,并且,很快与推土机下的废墟瓦砾一起,消失于公众视野的地平线之外。(最近,纽约时报特约记者出版一本新书《上海骷髏地》,纪录了这些上访者的悲哀)。

 

   
世博一方面加深了矛盾,另方面为了不要扫“爷爷们”的兴,更封锁一切负面的新闻,例如,之前玉树的震灾。关于泰兴幼儿园伤人事件,新浪等大陆门户网站,就收到了相关部门的指令,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且“考虑世博会开幕,该新闻暂不上首页”。

 

   
韩寒那篇不合时宜的文章,当然也逃不过网路管制。他那篇发表在博客(部落格)文章,很快就被管理者刪除了。然而,叛逆的韩寒,又隨后贴上一句话:“爷爷,你们请尽兴。”

========================================================

   
附:

 

   
新华网西安5月12日电(记者杨一苗、梁娟、谢方芳)5月12日8时左右,陕西省南郑县圣水镇林场村幼儿园(民营)发生一起凶杀案。犯罪嫌疑人吴焕民持菜刀闯入该村幼儿园,致使7名儿童(5男2女)和1名教师死亡,另有11名学生和1名成人受伤,其中2名儿童伤势严重。目前,伤者被送往汉中市的3201医院等地抢救。

 

   
这是近六十天内的连续七起校园血案,已造成19人死亡,近百人受伤。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