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袁腾飞事件的最好评价,来自王朔,他说:袁腾飞事件和看毛片是同一回事,一个普通人看毛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如果有个好事者把他看毛片的过程发到网上,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袁腾飞对历史有看法,很正常,因为他首先是人,他有自己的思想,这个权利我也有,但我不是公众人物,我也不是意见领袖,所以我在这里说话,也和“躲在自己家里看毛片”是同一道理,没人会关注,但行为却正常得很。

在中国,能当上意见领袖的很少,原因是,言论氛围比较紧张,民意传达存在障碍,像韩寒、李承鹏这些人,算是意见领袖中为数不多的代表,袁腾飞也算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敢于说真话。网民在这些人身上,寄托了很高的期望,更有甚者,认为他们是改变中国的希望,可见意见领袖在网民心中的地位,已随着社会矛盾的突出,水涨船高了。

不过,新的问题已经出现了,意见领袖如果说错话,由谁来评判?

袁腾飞说错话了吗?可能有人会这么问,我的理解是,如果他是在平日扯淡时说这些话,绝对没问题,但他偏偏是是站在三尺讲台上——这是个发表“真理”的地方,另外,袁的课堂范围已经延伸到网络,是中国听的人最多的历史课,这种性质,完全不同了,后果,也就可想而知…

就人来说,袁腾飞更像一北京侃爷,讲故事很传神,但分析问题,不算太深入,个性的东西多,严谨的东西少;对事来说,观点过于偏激和绝对,要知道,大跃进和文革的事,连现在的历史学家都弄不大明白,因为官方封杀了大量史料,也在有意禁止谈论文革。30年多前的历史,还轮不到今天就盖棺定论,按理说,袁腾飞应该是懂这个道理的,但他的刻意,明显是带了些成见。文革的神秘,很能刺激袁老师丰富的想象力与表达欲望,袁讲文革,像讲故事,感性的东西多于理性,像听评书一样过瘾,但观点的倾向性也很明显,袁对那段历史是存在成见的,这种成见,是他对历史的理解,不是历史的真相。

观点往往是带成见的,但成见也是言论自由的一种,是丰富小老百姓生活的重要组成元素。

我上次去北京的朝阳门外,碰见了一个老愤青,一把年纪了,还整天在街头散步政治观点,迎面看到我,就当面把小平同志给批斗了一番,侃侃而谈间,竟也说出了 一些道理,我觉得这类人其实挺有意思的,有写秘史和野史的潜质,但他们成不了袁腾飞,他们也就是“关在家里放毛片”,“小范围放毒”,自娱自乐罢了。

另外,就事来说,袁腾飞可能并不是很了解和理解文革那段历史。现在的人,看待解放后的那段历史,都带着固有成见的眼光,罗素说,研究历史就是研究人性,但在对待那段历史的态度上,大部分人都过于依赖官方的既定评价,以及表面上的冰冷数据,事实上,如果仅靠这些东西去看待历史,那马上可以确定:当前社会乃绝对的太平盛世,绝对的和谐社会,但是,你相信吗。

我是个喜欢研究历史的人,曾经翻了不少文革年代的资料,较为认真的研究了一些东西,最后发觉一条规律:把文革形容得残酷的,大多都是70年代后出生的人, 或者是当时的官员、文人,但是,他们也并非完全否定那个时代的一切,像真正经历过文革的人,具体到蒯大富、王光美这类亲历者,基本都能心平气和地看待文革,特别是,在当今的农村,竟然还有许多人怀念文革时代。所以我一直觉得,那些历史,是值得商榷的。

,是个糊涂账,王朔叫袁腾飞不知道就别乱说,王朔貌似知道,但他也不敢乱说。

袁腾飞被封杀,原因很复杂,既有官方参与也有民间检举,既是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又是在一个历史不透明的气氛中。我们这个社会总是很神秘,但我们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打破这种神秘,抛开我们的成见,得到一个真正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