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in Arnaud / rsr]

著名艾滋病维权团体爱知行研究所创办人万延海不堪政府打压携家属离开中国经香港来到美国。美联社说,他和他妻子及女儿以商务出差为名先抵达香港,然后来到美国。在采访中万延海说,“走之前,我们没有告诉很多人。抵达香港后我们一直等到星期四晚上,买了飞机票,在机场通过安全检查后,才打电话告诉一些朋友。”纽约时报说,上星期四飞离香港的万延海及其妻子和4岁的女儿,在费城的朋友家度过了周末。他在费城的朋友是美国 “艾滋病政策项目”主任克劳斯。

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万延海表示, 政府对研究所和他本人的打压越来越严重。报道说,“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4月20日北京市消防部门以安全检查为名对他们进行的骚扰,第二天又派了地方消防部门的人员前来。他的朋友克劳斯告诉纽约时报说,万延海告诉她,北京市政府税务部门的官员也来找他们,这是不寻常的。美联社说,来找麻烦的还有商务部门和行业部门的官员。

去年7月北京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就是被当局以“偷漏税”为名取缔的,其负责人许志永被当局带走羁押。万延海说,老实说我非常担心。我感到如果动作慢了结果可能不太好。纽约时报说,虽然万延海及其组织过去也受到打压,但最近的检查的背景是当局对民间组织和草根团体的范围更广的镇压。

纽约时报说,当局一直非常留意从海外获得资助的团体,并对这些资助采取更严格的管制措施。美联社说,万延海逃离中国的时机正值中国当局对来自境外捐款严加管制之时。今年3月,政府首次决定严格管制接受境外捐款的非政府组织,这一措施严重打压了像爱知行这样的非政府组织。今年3月25日,中国当局撤销非政府组织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当时,万延海就表示,这样的规定对经费来源本身就不稳定的民间非政府组织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万延海在接受纽约时报时说, “如果你在中国工作,他们就把你当作打压的靶子。如果你离开,他们就不再瞄准你了。” 他对美联社说,“我在中国时,当局把我当作笼子里的一只鸟;他们说 ,如果你不听话就吃掉你,但是,我离开后他们就得另眼相看,因为我已经不在他们的笼子里了。”

纽约时报说,星期一,爱知行办公室接听电话的杨姓工作人员说,该组织仍在工作,当问及万延海时,他说,我不知道他的情况。美联社援引万延海的话说,虽然他离开了,但爱知行研究所将继续在北京运营。未来几天,他希望能与国际组织的负责人见面,讨论如何进行合作项目和进行资助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