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此,有资深网友写道:梅社长,有网友透露这封检举信就出自你手,当然,互联网上总是泥沙俱下,如果不是梅社长所为,你完全可以放下身段站出来澄清。而在此之前,容本人姑且就把这封上书当作是你的举报吧。中选网上专栏作者闵良臣的文章《致北京日报社长梅宁华的公开信》接着说,据说你在听到袁腾飞讲 课中对毛泽东那样的评价之后,说到痛心处还不禁拍了桌子,那么,请问你“痛心”的究竟是什么?是为我们过去竟然有那样的一段“历史”而痛心,还是因为这样的“历史”居然被袁老师向世人公开,尤其是让那么多的学生都知道了而“痛心”呢?梅社长,你咬定袁老师是在“否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历史”,那么,我倒想问问,你自己又对我们这段“社会主义历史”的“真实性”到底了解多少?你说这个“历史”“深入人心”,依据的又是什么?是想当然,还是能拿出让人信服的数据呢?

文章又说,梅社长,你不会不知道,无论是从1921年还是从1949年算起,我们的历史究竟造了多少假,已经说不清了,这其中有许多已经为近年来大量公开媒体发表的文章所证实。梅社长也知道,我们有些方面的“历史”其实是向苏联“老大哥”学来的,或者说就是“老大哥”的“翻版”。从某种意义上说,苏共历史造了多少假,我们的历史也就造了多少假。梅社长,你在举报信中还谈到了“学历史的目的是知文化、以历谏今”。这个说法本身并没有错,可是,如果我们面对的是一盆浆糊一样的所谓“历史”,是一堆值得质疑的历史,我们又如何能“知文化、以历谏今”呢?

文章最后强调指出,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难道你还在相信“阶级斗争”的那一套,甚至就是要“历史为政治服务,为现实服务”,或者干脆就是“为党服务”吗?你是否认为“学历史”,就可以不管历史是否真实,也不必去追问历史的真实性吗?此外,本人在互联网上也曾拜读过你的多篇文章,但恕我直言,没有一 篇的观点能站得住脚,也没有一篇文章值得一驳。我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你是《》的一把手,一切由你说了算,你的很多文章都不可能占用那些宝贵的版面资源,可惜,你始终没有这个自知之明。

不过,有观察人士注意到,对此,梅宁华社长至今并未作出任何澄清或回应。

北京周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

Here is the original post:
中国: 传北京日报社长匿名举报袁腾飞遭炮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