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吸引全球目光 * 钉住美元令人民币升值压力大减 * 房地产及股市回落降低对热钱的引力 * 阻力最小情况下应抓住汇改时机 作者 毕晓雯 路透上海5月18日电—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之初,不确定性曾令外界普遍猜测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步伐可能因此拖延.但随着事态的演变,这一非常时刻反倒为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创造了最佳时间窗口.唯一欠缺的是中国政府的决心. 人民币兑欧元已创出逾七年多的新高,中国对欧元区出口的占比也开始明显下降,整体的贸易顺差今年将大幅缩减,这些因素已令人民币升值压力大减;而对升值将引发热钱流入的担心,也因近期房地产调控政策和股市大挫而有所纾缓;特别是5、6月份中国的通胀水平可能会达到年内高点,如果升值将有利于减缓通胀压力. 可以说,无论是从长期利益还是短期效果来看,各项必然与偶然因素叠加在一起,正在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创造出难得的机遇. 更有专家指出,在全球目光被欧洲吸引,已无暇施压人民币,特别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即将举行之际,中国主动改革汇率形成机制,退出实际钉住美元且增加汇率弹性,将有利于中国掌握主动权,有馀力同美国在更多重大问题上进行沟通并达成一致共识. “的确是非常非常难得的时间窗口.”瑞穗证券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称,”无论是外部还是内部环境,这两个月(5、6月份)都会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最佳时间窗口.” 在中国央行公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央行关于汇率表述的第一句话为”按照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原则”,进一步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分析人士因此指出,人民币汇率退出实际钉住美元已箭在弦上. 专家们也强调,此次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并非单纯指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更应该通过重归参考(或盯住)一篮子货币的形成机制,让市场对人民币/美元汇率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并且要加大汇率弹性;从中长期来看,则应该考虑资本项下完全放开後的可浮动汇率制度. 人民币汇率自2008年7月开始停止了此前长达三年的升值步伐,实际钉住美元,并主要围绕在6.82-6.84间的波动.尽管汇率保持稳定,但由于外部市场需求的萎缩,中国外贸出口出现大幅下滑,今年3月份,并首次出现近六年来的逆差. 5月24日、25日,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将在北京举行,届时双方将就共同关心的战略性、全局性和长期性问题进行深入讨论.若双方一直吵来吵去的人民币汇率问题仍是此次对话的焦点,对话可能取得的结果将会令人相当失望. 而6月初,G20财长会议也将在韩国召开金融危机爆发後的第二次会议.相信此次会议的重点将会集中在更为紧迫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上. **阻力最小** 自然界里的所有物质,无不遵循按阻力最小轨道运行的规则.在中国经济率先复苏,必须调整过度依赖投资、出口的不平衡经济发展结构已成共识的前提下,人民币汇率改革迟迟未动似乎也是在等待阻力最小的突破口. 沈建光指出,由于钉住美元,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後已经明显升值,此时选择汇率形成机制改革,较美元的升值压力最小;而且,全球经济最为动荡的时候,也往往是投资者最需要选择美元以求避险的时候.此时,热钱流入中国的冲动已大大平息. “美元升值的时候,就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最佳时机.”他称,”特别是资产泡沫已在中国受到了明显的遏制,对热钱的吸引力也大降.” 为抑制居高不下的房价,中国政府于4月中旬连续出台了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多项房市调控政策.中国股市沪综指随之自4月中起呈现大幅下挫态势,累计跌幅已达18%. 而国际方面,自欧洲主权危机爆发後,全球资金再度出现流向美元资产的特征.美国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当期外资净购买美国国债1,084.7亿美元,较2月增加一倍多.而中国当月也增持美国国债177亿美元,至8,952亿美元. 对此,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明博士也指出,这充分证明在全球经济动荡时,美元或美元资产,仍然是全世界认为最安全的选择.中国目前宣布退出钉住美元应该是最佳的时机. 而中国宏观经济的分析师们也表示,代表通胀水平的消费价格指数(CPI)今年5、6月将出现年内的最高位,加大通胀压力.在此刻选择人民币汇率改革,将缓解进口大宗商品而产生的输入型通胀的压力. 在上述技术因素成熟的前提下,政治环境目前也出现了难得的宽松气氛. “全世界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上去了,外部给人民币的压力没了,中国可以静下心来认真想一想,到底需要什麽?而且可以从容地采取行动.”花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称. 中国政府一直强调不会理会外界的压力,历史证明,往往是国际社会施加的压力越大,中国政府按兵不动的心态就越强. **掌握主动** 专家们指出,如果说2005年的汇改是将重点放在兑美元的不断升值上的话,此次改革并非单纯指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更应该通过重归参考(或盯住)一篮子货币的形成机制,让市场对人民币/美元汇率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预期,并且要加大人民币汇率的弹性. “如果是盯住一篮子货币,/美元并非只升不跌.还有可能随着其他货币兑美元的贬值,出现一定幅度的贬值.”沈建光称,”而中长期来看,更应该将注意力放在资本项下完全放开的可浮动汇率制度.” 张明并指出,如果此前排在紧迫位置的人民币汇率问题解决後,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有望收获更多的成果. “比方说美国如何放宽高科技产品出口,如何降低投资美国企业的门槛等.只有不再在汇率上纠缠,掌握了主动权,中国政府才有更多的馀力讨论这些事.”他称. 但专家们也指出,尽管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万事俱备,也不能保证政府下定决心的东风吹来. “是不是最佳时机,还要看中国政府到底想要什麽.如果总是担心短期就业,担心短期出口,不能忍受短期的阵痛,就永远都不可能等来所谓的最佳汇改时机.”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博士称.(完) –审校 林高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