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皓是一个好干部

何三畏

南方人物周刊

2010-05-04
尽管大众媒体和网民都非常关注伍皓,关于他和话题连绵不断,他的微博曾经中途“自杀”,但目前仍然达到近九万个“围观”,而体制内对他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表示,至少没有公开发出肯定性的表示,但是,你要相信,比大众媒体和网民更关注伍皓的,应该是他所属的体制。
在伍皓之前,没有任何一位官员,特别是意识形态方面的官员,像他那样讲话。特别是今天,面临问题成堆的现实,民众对官方信息往往怀疑优先,更没有官员愿意像他那样主动地,迎着问题去讲。伍皓应该清楚,并且一定已经体会到“决不当缩头乌阄”之不易,而像目前大多数地方的大多数官员那样,选择回避公众和遮蔽问题,要轻松和安全得多。
这样的表现与一个官员的个人爱好应该没有关系。在体制内,没有无缘无故喜欢到台上讲话的道理。一切都只能源于伍皓对现实的判断,以及对他的工作的理解和探索。他认为,必须选择面对,“当缩头乌阄”最终害处更大。
最近,人们专注于“扔五毛事件”本身,伍皓当天讲的什么反而“被遮蔽”。他的题目是《政治信息公开与网络政治》。你应该知道在这个题目下,伍皓会讲什么。由于他近年来的“面对”,他的公开的话已经可以连惯地表明他的逻辑。甚至一些比较敏感的地方,你也应该听得明白。例如,他在讲真相讲面对的同时,也讲“我首先是一个宣传部的副部长,我是党委政府形象的雕塑师,我肯定要维护党委和政府的形象”。这相当于告知了在真相和“形象”矛盾的时候如何选择。
以高度的党性原则,主动地面对现实,这就是伍皓。公开和面对,是时代的潮流。如果说现代政治观念是软性的,但信息技术的进步是硬性的,它们势必合谋把政府官员推到前台。长期看,“缩头乌阄”是当不稳的。而目前多数官员还在扭扭捏捏,不愿做“潮人”。他们或许在观望伍皓会折腾出啥样子。而现行体制将要顺利延展下去,更有可能把伍皓的“实验”作为有待吸收的资源。
体制内需要一些活力,官员需要顺时而变。伍皓应该非常明白这一点。他坚定而自信。他以年轻的资历当上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后,对一系列牵连法律系统的敏感事件的处置,出乎所有人的意外,体制内一般官员做不出来,也无法想象。有关部门接受起来,会很不是什么滋味,也完全应该在伍皓的预料之中。后来,有关部门果然吃不消,要求上级找伍皓“戒勉谈话”。这点“小情况”,不会影响伍皓的信心。
笔者觉得,伍皓就是一位党应该需要的新型的干部。伍皓的出现应该让体制感觉眼前一亮。党需要伍皓应该超过孔繁森。伍皓对孔繁森的理解,也应该是超越了体制的理解。这并不是说是他在西藏新华社工作的时候塑造和宣传了孔繁森,而是孔繁森无法在人民大学去做关于信息公开和网络政治的演讲。一个政治家是不是属于未来,就看他对大学生有没有吸引力,并且在交流中能不能激发大学生的对未来的想像和向往。
在“扔五毛”的标志事件以外,找不到伍皓和大学生互动内容的报道。我们只能评价这个事件。笔者觉得,事件双方的表现均令人“欣慰”。他们清醒而理智,还有幽默感。扔的一方适可而止,也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意见。被扔的一方也假设“”的“隐喻”是全民皆知的常识,捡起人民币五毛开起了玩笑。伍皓的镇定表现得了分。在笔者来说,这不意外,符合我此前对他的了解。至于事后约定的双方“会面”被取消,在伍皓来说,止于当止,可能是正确的。
我非常同意伍皓的看法。这是一个平和的抗议。“扔五毛”只是中国最有智力的最优秀的青年们做的游戏。如果在未来的政治转型中只是扔扔“五毛”,最多加上一些臭鸡蛋之类,而不是可以在瞬间产生强烈冲击性气浪并携带比重很大固体的物质,则表明中华民族是幸运的。
“我们的社会需要渲泄的机制。这非常重要”。“五毛”是扔向伍皓的,但也不是扔给他个人的。在一个网民发了不恭敬县领导的帖子,乡民用了乡干部的水杯,都有可能抓人或者打起架来的国家,伍皓能排除个人的屈辱,发出这样的警讯,只能说他是最有教养和见识的官员。

至于“体制内外应该形成良好的沟通和良性的互动去促进更大的进步,而不是对抗和对立”,“自信的政府、自信的官员,要容得下批评”,这样的话,放到哪里都正确。问题只在于,“沟通”基础,“互动”前提和“自信”的来源。如果一方形象至上,并且不容许辩论,不在乎民意,如何能够不对抗和对立,如何能够自信并且“容得下”批评。
把伍皓的某些话稍作推演,就会抵达某些问题的深处。他“首先”是一个宣传官员。这很重要。这是他的言论前提。但人们容易一厢情愿地忘记他这个身份来对他做“过高要求”。对此,伍皓也应该想得通。站出来就要接受批评、挑剔和“扔五毛”。许多官员没有被扔,是因为他站在“安全距离”以外。

(2010-5-4)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