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章文评论(4) | 标签:工会哪去了

看到本田南海员工罢工的消息,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我的头脑:假如富士康员工也能罢工的话,那还会有12连跳么?

我个人极不认同当前社会上一部分人所持的“心理暗示”说法。如果一个人没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如果一个人心理健康,看到其他人自杀,他会去效仿么?因此,我们应该关注的是,自杀者自杀前的心理疾病是如何生成的。

我不否认,一个人最终选择自杀,一定是多种因素综合导致的。具体到富士康事件上,工作单调枯燥、待遇很低、没有私人空间、离乡背井身边都是熟悉的陌生人等等,主客观因素交织在一起,无法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

但是,不妨反向推导一下:如果在富士康,平时有工会倾听工人的苦恼,关键时刻能够帮助工人维权,那么工人们的心理状况是不是会好一些,是不是可以避免走极端呢?

可惜的是,据报道称,富士康的工会主席是大老板郭台铭的秘书。显然这个秘书领导的工会是不会站在工人这边的。由此不难理解,在富士康事件中,外界没有听到其工会的任何声音。

岂止是听不见富士康工会的声音,深圳市工会、广东省工会以及全总,都保持了令人吃惊的缄默。

其实,一切都很正常。早在2001年,当全国掀起在非公企业建立工会组织的运动时,当时还在《南风窗》效力的我去访问广东省工会相关负责人,在其后的《新建工会冲击波》报道中录用了他的一段话:现在非公有制经济那么发达,吸纳的工人那么多,国际国内形势又那么复杂,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的“×輪功”一直在与我们争夺群众,你不去组织群众,有人会去组织,他们自己也会组织起来,那样就会威胁到执政党的领导地位。所以我们必须主动去组织他们,起到“凝聚群众,占领阵地”的作用。http://mlcool.hp.infoseek.co.jp/html/1123.htm

一语道破天机。从这段话里,我们不难发现,在非公企业里推行设立工会的运动,其主要目的不是为了维护工人的权利,而是出于稳定的政治目的。

在此政治目的之外,地方政府为追求GDP而对资本的“逢迎屈就”,更使得弱势工人面对强势资本时,无所凭籍。工会不但不会站在工人一边,还会帮助老板组织好生产。

有一种似是而非却流行甚广的说法,值得仔细推敲。有些人说,如果中国制造业不能维持低工资的生产成本,那么外来资本就会弃中国而去,转向越南等地。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就我目力所及,我没有看到详细的有说服力的调研报告,能够证明上述说法的准确。

据报道,郭台铭在5月26日的记者会上说要将员工的基本工资上调20%,证明富士康是有能力提升工资的,同时暗示之前的工资太低了。

还有一种说法也值得商榷。有些人说,这是中国必经阶段,西方发达国家在其工业化初期也同样如此。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是21世纪,关于人的权利的认识已非几百年前所能相比。尊重人权,已经成为举世公认的价值观。难道在今天,我们还能容忍丛林法则,习惯于弱肉强食?

还有人为富士康被冠以“”鸣不平,言下之意是他们的工作环境比许多小型私企强多了。

其实,“血汗工厂”不一定是像黑砖窑一样,很多企业如富士康一样,有宽敞明亮的厂房,但工人们都是长时间工作,低薪酬,没有劳工权利,特别是没有独立申诉渠道。

在这次美国表示将有条件地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后,正在北京访问的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接受中国日报专访时表示欧盟仍未考虑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布泽克在采访时说中国还没有“达到欧盟的认定市场经济的标准”,即中国还没有“施行(implement)”一些法律法规。

他在讲话中提及1976年生效的联合国《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该公约的序言说:“本公约缔约各国,考虑到按照联合国宪章所宣布的原则,对人类家庭所有成员的固有尊严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权利的承认,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

中国政府虽然于1998年签署了该公约,但并没有在国内执行它。因为联合国政治权利公约属于国际法,中国一旦批准这个公约后,就会面临着作为国际法的国际人权公约与中国国内法的关系问题。

在此,作为人类的一分子,我得向布泽克先生表达一下我的敬意,并顶着“卖国”的嫌疑坚决支持欧盟的决定!

在“12连跳”的悲剧上,我不想简单地责难富士康,但坚决不同意郭台铭所言的“跳楼事件与员工天生的个性和情绪管理有关,工厂管理并无问题”。随后深圳市政府所说的“富士康管理文化使问题情绪叠加”即在某种程度上否定了郭的说法。

中央调查组已入驻富士康。据消息称,是次调查组将多渠道、多层次了解富士康企业用工现状,富士康的企业管理模式与劳资关系将是调研的重点。

消息还透露,于2006年成立的富士康科技集团工会,只是深圳市总工会派出富士康的工会组织,并未实现企业内部建会。

我对调查组持谨慎的乐观态度,尤其是考虑到世界500强之一的富士康是台企,事关统战大局,有关部门能否痛下决心,值得继续观察。

总之,如果不还富士康员工真正的工会组织,不允许他们有集体罢工的权利,那么一时的权力介入,一时的政策调整,并不能改变劳方和资本的悬殊地位。

最后,我希望中央调查组将眼光放宽些,富士康只是中国低端制造业的一个标本而已,在珠三角,在长三角,在中国的大地上,有很多个“富士康”。如果要兑现“让劳动者体面劳动”的承诺,就必须拿出实际行动来!

章文的最新更新:
  • 朝鲜半岛进入战争倒计时 / 2010-05-26 00:29 / 评论数(35)
  • 被“奴役”的富士康员工 / 2010-05-24 11:21 / 评论数(11)
  • 中国该怎样继续挺朝? / 2010-05-19 10:53 / 评论数(31)
  • 必须追究商丘市政法委的责任! / 2010-05-15 14:10 / 评论数(16)
  • “三宽部长”倡导“阳光政治” / 2010-05-10 23:47 / 评论数(5)
  • Here is the original post:
    假如富士康员工也能罢工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