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遭遇潜规则,一位纪委办案人员语出惊人
文章提交者:huhuan正义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我是一位大学教师。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学院组织部的一位副部长冒我的签名,贪污了一笔公款,我立即向院校两级纪委举报。但如此简单明了的事实,相关部门一直没有进行任何处理和答复。不得已我又向省纪委举报,省纪委将此案转到省教育厅纪委调查。在关键的笔迹鉴定作出结论后,省教育厅纪委办案负责人朱某竟然在回复举报人时说:“就是不给你看(鉴定结论)!”
    为什么这样清楚的腐败行为得不到及时的查处?就是因为惩治贪污腐败的党纪国法遭遇到了某些领导大人的“”。“”不破,反腐就不会完胜!
附:纪委办案负责人与举报人的录音及记录
关于省教育工委纪委朱靖忠(音)答复署名举报人的电话录音记录

来电号码:0571-88008869(浙江省教育工委纪委办公电话)时间:2009年10月10日下午14点36分04秒开始  通话时间:937秒 (以上均根据中国移动通话记录)
肖:喂
朱:我教育纪工委朱靖忠(音)啊。
肖:哎,你好!
朱:好不到那里去啊。不要说好不好啊,有一个事情啊。肖:哎。
朱:你啊,给省纪委多次重复信访啊。肖:没有重复信访吧,我只是给他们写过一封信,后来他们说已经转到你那里去了。
朱:对,9月18日又写了一封是吧?
肖,9月18日之前,(我)没有收到任何答复,所以我又写了一封信。
朱:你在百忙之中也很辛苦啊。
肖:这没什么辛苦的,应该做的。
朱:那你想到底有什么要求啊?
肖:我信上写得很清楚。
朱:信上很清楚。你结果都有了,还要过程干什么呢?
肖:我信上很清楚,你们收到信的话,你们按照信上的要求,给我一个答复就可以了。你说呢?
朱:那到底你有哪些要求啊?
肖:你看信没有啊?
朱:我看是看了,(但是)我文化程度低啊。
肖:那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朱:这张卡,孙笑侠的侄女拿走了。
肖:朱同志,这样的,关于那张卡的事情呢,你也不需要多说了。我只需要、我只要求:你把那个曾经跟我讲过的,你做过的鉴定结论,你跟我通报一下,这个总不算是很过分的要求吧?
朱:检察院都做过了,还要我们做吗?
肖:你已经做过鉴定了,你的鉴定结论是有司法效力的。因为检察院的鉴定,从2005年开始,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都规定了,检察院做的鉴定结论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
朱:这个事情不要说了。你这次还好。对我挺客气,上次还说姓朱的同志……
肖: 朱姓同志,我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该怎么写法。所以我只是说:朱姓同志,对不对?你的年纪比我小,叫你朱老师客气一点,叫你朱同志正规一点。我想都可以叫。对不对啊?我想的话呢,你只需要按照我信上的这个要求,你给我看一下、通报一下,你做过的鉴定结论的结果,或者向省纪委做一个反馈、做一个报告。我就这个要求,我没有别的要求了。
朱:我怎么给省纪委写报告呢?
肖:你这个案子不是省纪委转到你们这里的吗?
朱:是省纪委叫我们全权处理的啊。
肖:我现在的申诉途径是向省纪委提出来的。
朱:那么中纪委下来的(投诉)我们还向中纪委报告啊?
肖:那随便你,你按照你的(工作)渠道进行啊。你应该怎么答复我,你应该很清楚。你们内部有一个处理的渠道。你只需要正式向我说明一下:你做过的司法鉴定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去年)11月初你就跟我明确地说过:笔迹鉴定的材料已经拿到,马上去做司法鉴定了,对不对啊?那么这个时间,从去年11月开始到今年10月初了,经过整整11个月了。我想这个鉴定结论,它只可能有三种结论:一种是我的笔迹,一种不是我的笔迹,第三种结果是查(鉴定)不出来。好,三种结果任何一种结果我想你都应该向有关部门报告一下,或者向我本人通报一下。这是我们共产党查案的最基本的原则:重证据、讲事实。我只有这个要求,我没有别的要求了。
朱:你的要求也是很合理的…..你就是浙江大学上次没有跟你通报,你还是有想法啰?
肖:我没有别的想法。我就是要求你把鉴定结论拿出来。OK了。对不对?我想你们办案子,这是最基本的一个程序吧?
朱:我们现在想哪,因为上次我们到省纪委,信访室说:这个人一天到晚,多次重复信访….
肖:不是重复多次信访!我送过一个材料。今年五月份送过去的,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反馈和电话。怎么叫重复信访呢?
朱:你这封信和上一封信不是重复的吗?
肖:我向上反映没有消息啊,他们说已经送到省教育工委纪委了。他们问教育工委纪委没有给你被打过电话吗?我说没有。我等了四五个月了。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
朱:这样,肖燕同志啊,那天我们那个,省纪委信访室领导、副主任叫我们去,把这个情况呢,报告呢拿过去,给他们看了一下。对你反映的问题的前因后果呢。我们也给他介绍了一下。我们呢像这样,包括前因后果,包括我们的困难,包括我们对一些问题的建议和手段,条件受限的一些因素,也和他们解释了一下。他们呢,意思是叫我们再给你打电话沟通一下。他们觉得呢,这个事情不是说有什么很大疑问,我们应该说还是做了很多工作的,而且在原来公安、检察院和浙大的基础上,我们应该说又深入地进行了调查,最终把这个卡找到了。把有的钱也追回来了。至于她这个卡怎么来的,我们也没有什么手段,那么把这个情况也给省纪委分管信访的同志做了汇报。我和某某(另一位办案人员)都去的。他们意见是:根据他们的两个材料和我们的调查报告以及我们对他们的情况介绍,他们委托我们找你再电话、或者面对面沟通一下。我们说,面对面呢,他到我们这里来过,而且这个同志呢,也当教授的,也挺忙的……
肖:我不忙的,没关系的。我很愿意多忙一点。
朱:你下一步要评更高的职称,我们想不更多地打扰你……
肖:没关系的,我和你讲好了,朱同志。我有很多时间,我都愿意花在如何维护我们党的纯洁上面。知道吗?我不管这个问题出在哪一个环节、哪一个部门!省纪委书记都进去了!你能保证哪一个部门会不出问题吗?每一个同志都会这么严格执法吗?我不认为我会有很多忙的事情,还要评职称,还要升什么……根本都无所谓!我剩下的时间,就是要把这个案子搞得水落石出!很简单的事情,我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请你们把鉴定结论公开、公之于世!没有什么拿不出来的东西!你们把这个鉴定结论跟省纪委再沟通一下。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一切问题水落石出了!
朱:这样的,他们要先征求你的意见,看看就是说,你的意思要……以事实为依据,你….
肖:用事实讲话,对。
朱:要(还)你肖燕清白啰。
肖:对。
朱:那么我们,就是,跟省纪委同意,就是说,征求你的意见,然后他们直接跟浙江大学纪委再沟通一下。就是说,你看看,要在什么范围给你澄清?
肖:有些问题是很难沟通的。为什么道理呢?朱同志,我相信你的出发点。我告诉你,为什么我是这个意见。因为你一沟通,就要讲事实、讲道理。你如果没有在事实的基础之上,你去讲沟通,想去说明什么问题?问题越说越不清楚!你凭什么来宣布这么一个决定呢?你凭什么作出这样一个决定呢?你的事实依据在哪里呢?
朱:说这个卡跟你没关系就行了么!
肖:那不可能的,这张卡是自己飞出去的吗?这个签字是谁去签的呢?!
朱:这张卡不是在李某某那里吗?
肖:人家都会问一个问题:谁去签这个字?谁签的?
朱:字不就是你签的吗,他妈的真是!
肖:你说是我签的,你把证据拿出来给我看啊!你为什么不拿出来呢?
朱:你有可能给了孙笑侠,孙笑侠他忘了。
肖:这是你的推理。但是唯一的证据是你把鉴定结论拿出来,(把)有说服力的东西给我看!
朱:那两个字鉴定不出来怎么办?
肖:鉴定不出来的结论也给我看一下可以吗?
朱:那么你鉴定好吗?
肖:你鉴定不出来,也是一个结论。你给我看可以吗?
朱:肖燕。要么你去鉴定,钱我们掏。
肖:你已经鉴定完了!问题是:你不愿意把结果拿出来,为什么!?我就问这么个问题!
朱:这几个字这么少,这么小,怎么鉴定呢?
肖:我跟你说,无法鉴定也是个结论!这个结论,你能告诉我吗?
朱:就是无法结论(鉴定)
肖:那你给我看一下。
朱:就是不给你看!
肖:你不给我看,又要和我沟通。你不是很自相矛盾吗?
朱:你不是水平也有的吗?你到北京那边,找比较权威的机构鉴定。
肖:这个东西,在你们的办案范围之内,是应该由你们移送的,我个人没有这个权力。
朱:你不是搞法律的,这方面很懂的吗?
肖:你比我更懂。只有你们纪委才可以出面委托(鉴定)。这不是一个民事案件,我个人没有权力去做这件事情。这个电话你打给我,只告诉这么个消息,是远远不够的。我会直接去跟省纪委的同志沟通反映。我会把你今天的这个情况、这个意见,会告诉他们。
朱:我跟你沟通是想征求你的意见,你想在什么范围内澄清?
肖:我和你讲,我不怀疑你们的好意。要沟通、澄清。但是我认为,澄清或是说明是要有事实依据的。如果你已经拿到的事实依据你不愿意拿出来,光是去澄清、去说明。你认为这有说服力吗?
朱:这东西(事情)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你还想怎么样?
肖:人人都知道有那个签字在里面,为什么在他(郭中华)手上有这个签字?好几年都不愿意拿出来?你的鉴定结论说明一切问题!这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证据)!法院办案、审案的结果、判决书都可以采用这个证据!
朱:肖燕,我发现你这个人,也是……你就是说,哪个单位,你好像是,哪个单位承办这个事情,你就认为那个人在里面搞(名堂),你这是干什么呢?
肖:我跟你讲,问题出在哪个环节,我就在这个环节解决!现在案子在你手上,我就找你!
朱:检察院也好、公安也好、现在打到我这里也好……
肖:我跟你讲。检察院那个东西,我不需要找他们谈了。因为它的鉴定没有法律效力的。做和不做是一样的,对不对!你请司法鉴定中心做的这个鉴定结论是有法律效力的。我不找你找谁!?
朱:啊啊……那么你……如果中纪委打到省纪委,省纪委来承办这个案子,你又要和省纪委搞了?
肖:当然罗,王华元出事情,不是中纪委来查吗?对不对啦?
朱:你说的这个事,和我们办的案子没有直接联系的。
肖:我觉得,朱同志,你真的是……我不能说你不懂,但是这样简单的案子,这样简单的一个结论,你不愿意拿出来…..我就想问你一句:为什么?!
朱:为了……保护你。
肖:我不需要你的保护。我肖燕需要你的保护吗?
朱:肖燕,万一我拿出来是你的,你怎么办?
肖:你拿出来,我承认是我写的。
朱:我问你,是你的话,你怎么办?
肖:那就是我写的。我写的,我忘了。可以吗?
朱:你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肖:你从你办案的角度,按照事实,说明问题。我不需要你怜悯我,不需要同情我。
朱:如果说,假如是你的话,你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理,是吗?
肖:对,你处理我好了。没有问题的!
朱:原来这句话,你说过没有?
肖:对。我现在还是那样讲!我接下来再问你这句话:你不拿出来到底是在同情我还是在威胁我?
朱:我是在保护你……
肖: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朱:(干笑)
肖:我再跟你讲一句话,朱同志,我今天跟你讲的每一个字都是有录音的,知道吗?我告诉你,接下去(我会)写材料,我会把你这些话全部写进去。你如果再这样来威胁我的话…..
朱:我不是威胁你,我就是说…..
肖:保护我吗?我需要你保护吗?你如果这样再保护(我)的话,你是在践踏法律!你知道吗?
朱:哎呀,肖燕同志,你……..
肖: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保护!
朱:我呢,就是说,你需要,在什么范围内给你澄清?
肖:我什么范围澄清都无所谓。我需要你把这个案子查得水落石出!你能做到的,你为什么不做?!
朱:原来表扬我,现在又要,又要……
肖:不是表扬你,我们不是表扬和被表扬的关系。我有个案子投诉(举报)过来了。很简单,有人冒了我的笔迹签名领走了(公家)一笔钱。现在笔迹也在,东西都在。你也做了笔迹鉴定。(但是)你就是不愿意把结果拿出来。我问你,这是为什么!党有党纪,国有国法。你作为一个办案人员,你却不愿意把这个鉴定结论拿出来。我就问一句话:这是为什么!你说你在保护我,我需要你的保护吗?
朱:行行,…….那我们就这样吧,你有什么事情再……
肖:我不需要再给你打电话了,我接下去就会写材料。
朱:好好….行行(匆匆挂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