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弱者频频施暴是民族心力衰竭的生命体征

 

 

    这世界到底怎么啦?到底在发生着什么?一系列直接针对弱者的屠杀活动令人胆寒,也为人所不耻:

    4月28日上午,因恋爱多次受挫和工作不顺而迁怒无辜、持刀连续捅杀8名小学生并致5名小学生重伤的南平医生郑民生被执行枪决;

    当时下午15时左右,广东省湛江市下辖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学发生凶杀案。一名男子冲进校园,持刀砍伤18名学生和1名教师。据悉,凶手为该校病休教师;

    29日,江苏泰兴中心幼儿园发生砍杀幼儿事件,现场有31人受伤,警方称凶手已经擒获,目前已有4名小孩身亡,其余受伤儿童已全部送往医院抢救。百度贴吧有网友发帖称:砍伤28个,已经死了8个,凶手还不止一个。

    我们期待这样的惨案永远不再发生,但人性的复杂和人性的弱点告诉我们,很多事情和悲剧往往不以人们善良的愿望为转移。

    我们当然可以问:为什么校园如此不安全?比如北京电视台记者2004年的调查发现:北京大部分幼儿园都没有专业的保安人员。一位孩子的家长对记者说:“平时去银行也好,去写字楼也好,哪儿没有成群的保安、先进的安全防控系统?可为什么偏偏是孩子们聚集的幼儿园最薄弱呢?”

    从媒体披露的情况看,雷州一小的门卫也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弱病残,属 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脆弱防线”。为什么“钱”比“人”更值钱?甚至于在银行,有时顾客一语不合,安保就用枪指着了你的脑门,其“防范过度”有时甚至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但仅仅是企业化的银行、写字楼雇得起保安而应该由政府承担起更多公共责任的学校却往往雇不起保安吗?

    我们更要追问一系列专门针对弱者的“个人屠杀”背后的“弱者心态”。郑民生的案件再明白无误地揭示,犯罪分子之所以选择小学生,就是因为他们比成人更缺乏反抗和自我保护能力;他选择全市条件最好的小学作案,就是为了造成最大的影响;而“55秒刺杀13名孩子”的高速精准,也是为了在被制止之前杀死更多的孩子。

    而雷州一小和泰兴中心幼儿园的惨案,虽然作案者的心态目前还没有披露,但其基本的心路历程和作案逻辑,应该跟郑民生的如出一辙。

    这是一种怎样的“弱者心态”啊?自以为无处“申冤”,只能向更无助的弱者施暴,求得自己一时的解脱与快感!这样的“弱者心态”,比恐怖分子更恐怖,更懦弱,更渺小,更自我矮化,更卑劣无耻,更低劣下作也更无能!因为恐怖分子针对的仍然是某个具体的其所不能控制或者无法报复的“强者”,弱者只不过是其某种程度上的“人质”。而直接针对弱者的暴行与屠杀,其所针对的所谓“报复社会”,事实上并无特定的强者作为其泄愤和报复的对象。

    这样的“弱者心态”,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和社会心力衰竭的生命体征!向上,它失去了直面强者、直面挫折和黑暗的血性和勇气;向下,它失去了对比自己更弱的弱者最基本的体恤、同情与爱护。

    面对这样的冷血、嗜杀与弱者心态,谴责固然是必不可少的;但光有谴责是远远不够的,我们更应该激起全民族、全社会自我担当,以及直面强势、直面挫折和黑暗的勇气,重新唤醒做人的尊严、责任与自豪感。一个面对黑暗和强权、强势、挫折有血性的民族,才会是一个有担当的令人尊敬、让人自豪的民族;同样,一个面对黑暗和强权、强势、挫折有血性的人,才会是一个有担当的、让人尊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