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黄慕春 | 评论(3) | 标签:张养浩, 旁听先生, 温家宝总理, 怀古, 经世致用, 法制, 公仆, 人民

前两天偶看部落里旁听先生写了几篇关于元代散曲名家张养浩的文章,颇有民胞物与之深意。于是,勾我兴趣之后,也想谈谈他。先生提到的这个张养浩,字希孟,号云庄,历来称誉为儒家思想身体力行的代表人物,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就是不翻《元史》,我也不怕穿凿一句,所谓“希孟”,当然应有“期盼成为孟子”之意,古人的“字”与“号”,与其名往往不同,名多是父母所取,不容更改,但自己的志向,往往用“字”啊“号”啊来表达,来抒发——那种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的气节。好比辛亥元老黄兴,字克强,据说就是受了赫胥黎《天演论》的“物竞天择”的影响,所以起了人要“自强”,要“攻克”人生障碍或堡垒的豪气。又如李白为何要被“号”为四明狂客贺知章目为“谪仙”,因为他字太白,太白金星的太白,还敢说不是神仙?(李阳冰《草堂集序》说其母生他时“长庚入梦,故生而名白,以太白字之。”)

另外我觉得,学习古人关怀民生,这与博学多思如温家宝总理的基本精神是一致的,合拍的,同调的。不仅如此,就是深思熟虑兼慎思明辨的哲学家的煌煌大著,也要跟着温总理学习学习,然后再应用应用。前段时间有人不说了吗,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勃留先生的《沉思录》,就是那部斯多葛学派的经典之作,读了就可让我们学会怎么在自己的生活里保持一种坚韧、奋进、勇毅的高尚品性。据说温总理就特别喜欢这部书,要“百读不厌”,此书也因此行情看涨,跟着眼光锐敏的书商而沾光大卖。

因此之故,为了这篇旁听先生好文章,为了深度学习揣摩古人的伟大精神。好“经世致用”,所以,链接我就不给了,太麻烦,因为我是电脑盲,而且极度嫉妒当今之世的“技术人才”;但留言我是要留的,小时候喜欢李白那句“五岳寻仙不辞远”,每到一个名山秀水之地,都喜欢登临之余,偏学那顽皮小儿,要留下“到此一游”的雅兴。同时,长啸两声,感觉自己也很有那股“浩气长存”般的豪逸。所以,潜移默化得看见一个好的帖子,好比瞥见一道美的风景,心痒难耐,就想着落款留名,但转念一想,又把本想在那里安歇的几句废话,因为太长——长得喧宾夺主,于是就挪过来,顺便节省节省自己快要枯竭的文思,移到自己空间里来个“遥相呼应”了:

拜读,另外,张养浩调寄《山坡羊》的九大“怀古”都是借历史之兴亡,抒发现实之感慨,虽文辞不够古文家所谓“雅驯”,甚至也不够纯文学家念兹在兹所谓“性灵”,但往往意在言外,都是关怀民生的好作品,真格调,那种佛家津津乐道的所谓善知识。学识谫陋的我也就不揣冒昧,载录如下,并稍作品题,与旁听先生助兴,虽然我知道,你未必心情很舒展,很“高兴”的,呵呵:

未央怀古

三杰当日,俱曾此地,殷勤纳谏论兴废。见遗基,怎不伤悲,山河犹带英雄气,试上最高处闲坐地。东,也在图画里;西,也在图画里。

慕春按:未央指汉初未央宫,讨论政事之地,三杰指汉初三杰:萧何、张良与韩信。所谓“遗基”,所谓“伤悲”,当然是抒发“城郭如旧人民非”的沉痛,于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真是景色绝美人在画图,但毕竟因为都已在“图画里”,不是现实——充满苦痛的现实;或者,也不忍面对现实。于是抚今追昔,“怎不伤悲”。

  

咸阳怀古

  

城池俱坏,英雄安在?云龙几度相交代!想兴衰,若为怀,唐家才起隋家败,世态有如云变改。疾,也是天地差;迟,也是天地差!

慕春按:无论世事如何变迁要改朝换代,快也好,慢也好,都是与“人民”无关的,仿佛都是自然永恒的变迁。(天地差,“差”似应读cha第四声,作“奇异”讲。韩愈有诗:“飓风有时作,掀簸真差事”(《瀧吏》)天地差,应是天地间的奇异变化。待详考)这就是“世态”,文天祥所谓“世态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的“世态”!但“城池俱坏,英雄安在?”好比《滕王阁诗》里那两句“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或者“同来玩月人何在,风景依稀似去年”,真是流水落花春去也,让人感慨到难以为怀。“若为怀”。因为换来换去,都是帝王兴衰,皇朝更替,与黔首也就是老百姓的真实苦痛,原是水米无干。

  

骊山怀古(二首)

骊山四顾,阿房一炬,当时奢侈今何处?只见草萧疏,水萦纡。至今遗恨迷烟树,列国周齐秦汉楚。赢,都变做了土;输,都变做了土!

慕春按:“只见草萧疏,水萦纡。至今遗恨迷烟树”这几句写景精工,如见画图,有“烟树迷离”之趣。不过骊山阿房,暴君丑迹,被历史的烟云付之一炬,好比董卓的肚皮上点天灯。我只能说,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此首虽是平常兴亡之感,但“奢侈”一语点睛之意,慧眼君子,不可不察。

  

骊山屏翠,汤泉鼎沸,说琼楼玉宇今俱废。汉唐碑,半为灰,荆榛长满繁华地,尧舜土阶君莫鄙。生,人赞美; 亡,人赞美。

慕春按:只能作诗无法治国的李后主有“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抒发“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感慨——易安居士的感慨,这篇反其道而行之,也就是王安石《桂枝香•金陵怀古》几句词的意思,“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所以,张养浩开始发“思古之幽情”地缅怀上古起来,“尧舜土阶君莫鄙”,自是此篇文心精华之所聚,尧也好,舜也罢,都是向来史不绝书口口相传三代以前的明君,虽然有人比如要“古史辩”的顾颉刚看来,好比“大禹是一条虫”,未必真实的,但吾家黄宗羲那篇比卢梭的《民约论》(即是“社会契约论”)还早百十年的《明夷待访录》倒是言之凿凿,《原君》一篇中,秉持有人所谓中国最早的“君主立宪思想”,把这些心忧天下的“明君”谓为真正的“公仆”,所以,这些为人民办好事办得“手足胼胝”(起老茧)的三代以前的明君,自然“生,人赞美;亡,人赞美。”臧克家不有首《老马》吗?专讲“忍辱负重”,但我更喜欢他那首直白的《有的人》——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沔池怀古(二首)

秦如狼虎,赵如豚鼠,秦强赵弱非虚语。笑相如,大粗疏,欲凭血气为伊吕,万一座间诛戮汝,君也,谁做主?民也,谁做主?

慕春按:这篇是反弹琵琶之意,要翻历史旧案。蔺相如完璧归赵,向来如千古佳话,脍炙人口,但一旦“座间诛戮汝”,怎样好呢?说明要搞好国家,光凭一个人的血气之勇,是不行的,应该“集思广益”,用法制来治国。并且,在当时秦强赵弱的形势下,蔺相如是成为不了“伊吕”那样的贤相(慕春再按:商朝的伊尹与周初的吕望,即是太公望,也就是姜尚姜太公)的,何况,就是有这些所谓“贤相”,也是没有用的,好比反腐要靠制度,真正的推动历史的进步,还是要靠制度的权威,集体的力量,人民的觉悟。同时,万一有个闪失,赵国没有了“长城”,君呢,没人辅佐,民呢,没人提携,赵国说不定亡得更快,但“民也,谁做主?”——苦的还是老百姓。

秦王强暴,赵王懦弱,相如何以为怀抱?不量度,剩粗豪,酒席间便欲伐无道,倘若祖龙心内恼,君,干送了;民,干送了!

慕春:这篇还是翻案文章,祖龙即是暴君秦始皇,历史上用过“祖龙”写诗的很多,但最出名的有两个人,一是唐朝的章碣,一是毛泽东,我先把章碣的录下,“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毛泽东的那篇更加意味深长,我就不录了,大家可以自己去找。

总之这篇用意与上篇类似。靠着“个人的那点人格魅力”逞能是不行的。所谓“不量度,剩粗豪,酒席间便欲伐无道,”结果蔺相如之所以“完璧归赵”,暴得大名,无非是没有审时度势的运气使然罢了,偶然得很,因为人民群众才是改天换地的决定性力量。注意“干送了”,也就是白搭了的意思。

  

洛阳怀古

  

天津桥上,凭阑遥望,舂陵王气都凋丧。树苍苍,水茫茫,云台不见中兴将,千古转头归灭亡。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

慕春按:“舂陵王气”,应是刘秀兄弟的起兵发祥之地——舂陵。云台中兴将,当是汉光武的二十八功臣吧,据说是汉明帝为了纪念祖宗部将的殊勋,在南宫云台阁找画师画了二十八员东汉“开国元勋”的肖像,好比唐太宗命有名画家阎立本绘制于凌烟阁的二十四位功臣一样,李贺《南园》诗之一不有云:“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也借着自己的“进士”不遂,很发了一些不能为“君父分忧”的牢骚,从现代有些人的角度看,这首千古绝唱,也就是做“走狗”不得的奴才相罢了,没什么好表彰的。

何况,话说回来,这些一时的风流人物,今何在呢?“功,也不久长,名,也不久长。”所谓千古兴亡多少事,都化作,青山碧水,明代杨慎所谓“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或者唐朝诗人钱起说的“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表现了一种朱光潜所谓人事有限而历史无情的永恒,是的,因为抚今追昔,几千年来的中国,再好的历史到头来,最终苦的还是老百姓。因为这种“树苍苍,水茫茫”的诗情画意,他们向来不懂,也不想懂。他们只想如古辞《击壤歌》所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真是善哉善哉!

  

北邙山怀古

  

悲风成阵,荒烟埋恨,碑铭残缺应难认。知他是汉朝君,晋朝臣?把风云庆会消磨尽,都做北邙山下尘。便是君,也唤不应;便是臣,也唤不应。

慕春按:“悲风成阵,荒烟埋恨,碑铭残缺应难认。”开篇即是好句,寥寥几字,一股衰飒的风貌如在目前,一股历史的悲悯尤为怆人,“知他是汉朝君,晋朝臣?把风云庆会消磨尽,都做北邙山下尘。”“北邙山”在洛阳城北,是个很不吉利的处所。历来堪舆家却说这里风水很好,适合埋死人,“生在苏杭,葬在北邙”,自汉代以来,很多王侯公卿就埋在这个地方,唐朝王建也有诗作:“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

张养浩的主题大意是:不管你君君臣臣,北邙山下尽为尘土。永恒的,是对历史的悲悯,是对生灵涂炭的感喟,虽然字里行间没有明说,但意在言外的意思,应是有的,因为历史自己是不说话的,“风云庆会消磨尽”,她是一个不动声色的行为艺术家,只提供——特别是丑角——表演的舞台。但打分是我们的事情,或者,你们的事情,要不子子孙孙的事情,对此,我们要抱有期待,要有愚公移山老三篇的精神。总而言之,统而言之,都是人民的事情。因为很多人都喜欢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那么即使不亮,我们也要让他——亮!

  

潼关怀古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山河表里潼关路。望西都,意踌蹰。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慕春按:这篇我就不说了,忧世伤生之作。尤为千古绝调。并且看过射雕喜欢黄蓉如我的都知道,那是南帝段王爷手下“渔樵耕读”之一念过的。名篇啊,杜绝“名人效应”的名篇。因为不管是大兴土木,还是聚敛无度,都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自古以来,好比我家隔壁那位暴发户穿的的大裤衩,华美则华美矣,突兀则突兀矣,尖新则尖新矣,并且还可允许不喜欢回家卖红薯的人跟跟风,躁动躁动,摆阔摆阔,但摆阔摆到有人厌恶,有人指斥,有人不屑,有人忧伤,有人愤懑,究其实还是因为与老百姓的生老病死悲欢苦痛,过于隔膜,所以,就关系不大。

(本篇拒绝转载)

黄慕春的最新更新:
  • 引爆吧,穿越《旺角监狱》的《拆弹部队》 / 2010-05-04 10:03 / 评论数(3)
  • 纳博科夫的《绝望》 / 2010-04-28 09:44 / 评论数(5)
  • 捍卫人的价值 / 2010-04-24 11:19 / 评论数(5)
  • 张爱玲就是张爱玲 / 2010-04-20 10:25 / 评论数(8)
  • 谣言止于智者? / 2010-04-19 10:50 / 评论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