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超越左与右评论(2) | 标签:所见所闻, 中国, 社会, 感悟随笔, 人权, 道德, 社会主义, 信仰, 卢安克

当我们生活在这个极度病态的社会里,我并不是站在道德的至高点来对这个社会的一些东西指手画脚。所以,如果有些话语让你心里不舒服,我只能说对不起,我不是主,不能让所有人都欢喜。

我是基督徒,知道的人几乎都会对我或多或少的异眼相看。我平和的对待,我理解别人对我的不理解。我们从小根深蒂固的一种教育吧,告诉你这个世界时客观存在的…然后呢?你不能解释的就是主观的。无疑,我们的思想被这样的东西一直束缚着。我们渐渐走向恶的深渊,因为我们对这个世界失去了恐惧。我们认为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理所应当,一切都是客观的,没有上帝,没有来世,没有我们征服不了的……就这样,我们肆无忌惮的剥夺自然,大声的喊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们熟视无睹的伤害他人,喧嚷着定理:不得不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我们拜金、贪婪、腐朽、迷失……高喊着口号: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

我忍不住的恐惧,当我们高呼一些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东西时,那么就可怕了。这就像你与别人争辩,你最没理的时候你就会尽量的扩大音量来压制别人,声音越响亮,你就越濒临崩溃。我为我们的迷失而感到害怕。

”的神话破灭,你看到了什么?在我们整体贫困落后的国家,竟然有这么多人日日骄奢淫逸,更可笑的是,那些所谓信仰神圣的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者更是数不胜数。然而,没多少人感觉到危机。因为,那些所谓的社会精英向往的不就是这种“”、人上人的高贵生活么?我们没有危机感是因为这个社会都是这样一种趋势,这种主流一发不可收拾。而你如果特立独行,坚持你的思想圣地,坚持你的道德操守,那么你会被视为另类。你会被排挤出这个高贵的上层主流社会,等候你的只有你的“廉价的”信仰。物欲很流的国家风气里,真正有几个信仰坚定的人?尽管我们所谓的思想信仰已经物质化,但是此时还是没人觉悟,这才是真正的可悲。

前些日子,网上很多人在讨论那个德国青年卢安克,他在中国广西做义务志愿者,陪伴留守儿童近十年,他和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没有工资,自己的月开支也只有100而已。对于他,我只有敬佩和敬仰。他坚持着他自己的信仰,对他所坚持和相信的事物付出自己所有的善和关爱,他对待这些孩子多过关心自己。他是真正的超越了国界,超越了政治,超越了我们眼里的幸福。但是我看到很多人又开始了猜忌和怀疑,什么“恋童癖”、“多管闲事”、“中国的事不用你操心”、“不够资格当老师”……这些灰暗的声音像乌云一样沉沉的压在卢安克的头顶。我打心底的觉得悲哀难过,这像极了历史中的黑色记忆——“文革”,所有人都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跟随着自己也听不懂得声音流动,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他人,生活也只是人心惶惶猜忌和斗争。那些清醒的人们则因为清醒被囚禁,被折磨,最终也因为清醒的自己和混沌的世界这样混乱的交织,结束了生命。我们多少年了,还是继续着这样一种思想的囚禁,精神的压制。请问,你没有信仰的时候,也必须要求别人与你一样么?难道说所有的爱的付出都要求等价的金钱物质的回报么?你生病了,是不是要求所有健康人帮你无病呻吟?

在《圣经》中,主耶稣教会我和善和感恩,他告诉我主爱他所创造的一切,他给予你爱,也希望你将爱和善传递。我不清楚为什么那些坚持唯物的人们要告诉我这些是假的,是有宗教意图的,他们的嘴脸在那时候异样的扭曲。如果这是假的,那么什么是真的?那么如果你的是对的,那么你为什么解释不清我所迷惑的?你说没有上帝,那么人到底从哪来?你说是进化来的,那么进化初的生物又是从何而来?解释不清并不能用你的想法一带而过。所以,你终究是迷惑不解的,但是你还希望用这些你不懂得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去禁止别人自由思想,所以你便在懵懂的真理面前试图用口号来震动坚不可摧的信仰和信念。谁愚昧?谁无知?

历史还是这样慌张的登场,我还是看到了混沌的可怕。

在这个多数人无信仰的少数国家,人们还是向往物质至上,对于精神的匮乏置之不离,少数人的信仰被视为“另类”并活生生的被强迫打上“功利主义”的标签。对此,我只能更加深刻的反思。

我们时代的精神过于单薄,单薄到我看不到它是不是能熬过这个凄冷的夜。我只能站稳自己,长存安静的心,并相信更多的人也会如此。

超越左与右的最新更新:
  • 请不要再强奸我的思想!–写给中国特色教育 / 2010-04-22 21:38 / 评论数(9)
  • 尊严的折射 / 2010-04-22 10:31 / 评论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