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们不知道问题的,每一个关心血案的父母都找不到充分自由表达的平台。我们都只好在恐惧中等待你们来解决一切问题,于是,每出一件新的血案,我们对你们的不满,对你们的愤怒就平添三分;每出一件新的血案,我们内心的恐惧和绝望就平添三分。 …. 这堵墙就是政府管制,包括媒体管制和对民间公民组织的自发活动的干预。我们很容易想到,这是执政党维护其合法性的必要和必然的手段,是一个刚性的无法化解的矛盾。 西班牙学者奥尔特加•加塞特早在1930年就在《大众的反叛》一书中发出警告:现代国家作为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