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文化史考:大夏即吐火罗才是中华文明的缔造者指出,在以千年为单位的时间尺度上奢谈民族及其大义亦是毫无意义的,印欧就是华夏,华夏就是印欧。于是,我不禁要问,“裔不谋夏,夷不乱华”的夷夏之防,防的究竟是什么?天问,问天。……天不容问?但是,我们仍要天问,问天。你到底是个什么?因为,今天的我们知道,不管黑白棕黄肤色若何,我们都是“线粒体夏娃”的儿孙……由此,本文在这个基础上指出,“白种人”才是真正中华民族的远祖?你若不信,可去对照炎黄,甚至蚩尤,看你可有一点与其相似?十九世纪末,在新疆发现大量吐火罗语文献,1931年有德国学者确定吐火罗语是一种已消亡的原始印欧语,讲这种语言的民族自然是一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