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新书颠覆民进党

     

    专访: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

    童清峰

    施明德新书《叛乱.遗嘱》语出惊人,质疑谢长廷、陈水扁、苏贞昌等美丽岛律师团成员是调查局网民,却利用民进党谋取私利。他说要追求台湾历史的真相,也期待马英九公布美丽岛事件的档案。

    律师为被告辩护,若律师把诉讼策略泄漏给检察官或法官,被告下场会是如何凄惨可想而知,当年举世瞩目的美丽岛军法大审就爆发这样的情节,担任美丽岛事件总指挥遭判处无期徒刑的前民进党主席施明德透露,曾有律师团成员向他「忏悔」,指美丽岛大审期间,他不得不向上面报告诉讼攻防策略。施语出惊人,除了谢长廷之外,包括陈水扁、苏贞昌和张俊雄这几位美丽岛律师团成员,「我怀疑都有问题」。

    影响台湾民主运动近三十年的美丽岛事件,最近因施明德出版新书《叛乱.遗嘱》,再度掀起话题。施说该事件对台湾影响深远,但真相还缺了一角,就是美丽岛律师团的来历与组成至今仍是一团谜雾。

    施明德坦言,他之所以点名陈水扁等人可能卧底,其实是「阳谋」,目的是让遭指控者到法院提告,藉由法院调出当年八大情治系统国家历史档案,可以让真相大白。但这些人虽然被指卧底,他们却很沉得住气,不但未反驳,也未提告,毫不爱惜自己的名誉,似乎看穿了施的阳谋。

    前行政院长谢长廷遭质疑担任调查局网民的指控,在坊间已经流传很久,近来更因前调查局官员在法庭的证词,并举出人事时地物,对谢造成极大杀伤力。施明德表示,谢长廷卧底的事他早就耳闻,两个月前,他还透过好几个人表示愿意和他沟通此事,但没有下文;不但如此,施也透过管道想和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接触,交换谢卧底的意见,结果也一样没有下文。

    自诩为台湾的良心的施明德,曾在零六年发起百万红衫军倒扁运动,赢得社会对反贪腐诉求的高度认同。以下是施明德接受亚洲周刊访问的内容摘要整理:

    就你了解,美丽岛事件还有什么内情?

    美丽岛事件绝对是台湾四百年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它变成历史的转折点,二二八事件是让外来势力高涨,台湾本土反抗势力往下滑,进入台湾三十年的白色恐怖时代、沉默世代,到美丽岛事件才开始翻转过来,变成外来势力往下滑,台湾人民反抗的力量上扬,关键当然是美丽岛时代组织化的工作,高雄事件鼓舞了台湾人的勇气,以前台湾人说「囝仔郎有耳无嘴,有屁股不放屁」,意指不能乱讲话以免惹祸上身,最重要是美丽岛大审把言论禁忌翻转过来,当时有党禁、报禁,我们想要发表的言论都出不去,美丽岛大审像报禁解放一样,你在法庭讲的话报纸原原本本注销,每天送到你家里,引起台湾人的共鸣,影响了台湾几十年,一直到二千年政党轮替,所以基本上我认为这部分没有什么秘密。如果有需要了解的,就是律师团的部分,三十年来,他们是谜样的东西。

    怎么说?

    那时候是恐怖气氛笼罩,在美丽岛时代我根本不认识这些律师。

    他们不是义务辩护吗?

    什么义务?

    你们要付律师费?

    当然啰!全部都是拿钱的,而且是高额的。

    你付多少?

    两个律师(替施辩护的是尤清和郑胜助律师),一个付四万,一个付六万,最贵的是黄信介,他付给委任律师陈水扁二十万,那个年代二十万可以买一栋房子。那时候那些家属很可怜,一下子被抓以后,六神无主,突然之间,律师团组成,这些人从来都不曾参加反对运动,我纵然认识替我辩护的尤清,但他从德国回来,也没有参与反对运动,所以谜样的人物就是律师团而已。在那个年代,匪谍就在你身边,特务也在你身边,匪谍就是「共匪」的,特务是国民党的。

    你所讲的谜样是不了解他们的来历?

    不了解,他们怎么样快速组成?这个名单是怎么出来的?里头有多少卧底的?很多家属说是上面交下来的名单,在那个年代怎么可能法庭的辩论蒋经国不掌控?特务机构不掌控?不可能!

    之前你不是质疑美丽岛律师团中,陈水扁、苏贞昌、张俊雄是特务卧底,有什么证据?

    这是个「阳谋」,谢长廷已经是了,其实谢长廷的事,我很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了,我只是不讲,因为我不是一个爆料的人。如果没有美丽岛事件,哪里有苏贞昌、谢长廷、张俊雄这些人,根本不存在!三十年来,他们拿着镰刀一直收割,选市议员、省议员、选县市长、选立委、选总统,做行政院长、做执政党主席,现在没有官做了,又要回来选(五都)市长,他们遽成巨富,每选举一次,他们就赚一大笔,所以当然要追求真相,尤其像我这样年纪的人,追求台湾历史的真相是很重要的。

    指控谢长廷是网民有什么根据?

    早就已经有人证了,大约在两个月以前,调查局前副局长高明辉就讲出人事时地物,一九八二年,大月五、六月在调查局招待所,当时在场的人有已故调查局长阮成章、高明辉、调查员谢育男,还有谢长廷,物证就是奖赏他对国家有功的二十万台币,这是在法庭讲的,坊间出的书也写过类似的东西,我觉得面对历史,我们都要做诚实的小孩,如果认为别人污蔑,你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法院控告,人家说我A(骗)了红衫军的钱,我立刻告!说陈由豪(前东帝士董事长)送我房子,我告,我告的民事官司现在都赢,赢了一千零四十万,我当然要捍卫我的名誉,在美丽岛时代,国民党羞辱我,反贪腐时,阿扁的喽啰们、谢长廷们、苏贞昌们、张俊雄们,他们的虎仔(喽啰)都出来污辱我,我一样告,民事我没有一件输,我不惜以讼止谤,所以像苏贞昌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应该来告我,当他们来告我的时候,我就可以透过司法单位把国家美丽岛事件档案资料调出来,到时候就知道他们是不是「抓耙仔」(台语,发音Liaobeiya,卧底、内奸)。

    美丽岛事件档案还在

    据说美丽岛事件的档案已经销毁,就你的了解呢?

    没有,绝对没有!八大情治系统的数据不可能完全销毁。这几年我一直在注意这件事,这些资料放在哪里,我心中有数。

    前副总统吕秀莲不是说已经销毁了吗?

    她现在已经否认了,她说那是前调查局长叶盛茂呈一个公文给陈水扁,陈水扁再把公文拿给吕秀莲看,公文说档案已经销毁,跟吕秀莲熟识的媒体人杨宪宏前不久说,那个说公文销毁的人就是有问题的, 陈水扁的目的是希望吕秀莲不要再讲话了,那阿扁在怕什么?所以这条路已经断了,现在就看马英九要不要公布。

    你认为马英九不会公布历史档案,是因为包括林宅血案、陈文成命案等历史悬案也要一并公布吗?

    没错,所以我说阿扁执政八年,他们四个人(指扁谢苏张)当总统、行政院长,你们都不公布真相,等到马英九上台,林义雄才要求政府组一个项目小组调查林义雄家灭门血案的真相,你自己的党执政八年都不做了,现在反而要一个加害者公布真相,我当时听了心里真的很难过。

    陈水扁为何不公布?

    他当面都说好,然后叫他的属下来拒绝。

    就你对谢长廷的认识,你认为他可能是网民吗?

    我真的告诉你,我不了解他,他们都有一个特性,没有朋友,纵然我在民进党这么久,当过他们主席,但是我从来没有走进他们生活领域,包括苏贞昌,他在屏东县长落选时,我提拔他做党的秘书长,他也从来没有请过我到他家吃一顿饭,即便我们有这样的关系,我还是不了解他。

    怎么会找苏贞昌当你的秘书长?

    他那时候落选,我觉得在执行上,他不是有大创意的人,但是执行能力很强,而且已经走过威权恐怖统治时代,我也不怕什么特务。

    对于你的指控,谢长廷质疑说,「这是不是被害者崇拜、模仿加害者」,应该去批判迫害者才对?

    笑话!你本人就是加害者嘛,人家说我什么,我都告你了,我说谢长廷是替国民党外来政权服务的台奸,你还不告,笑话!你怎么不珍惜自己的名誉到这种程度,还在讲狡辩的话,这是道理嘛?他是律师,自己就可以来告,不像我们打官司,还得花钱请律师。人家是说他一九八二年拿了(调查局的)钱,他说一九八六年组党时没有泄漏秘密,模糊焦点。

    谢长廷不是说要向你下跪请罪?

    我请当过他局长的人跟他讲,我也请一个教授跟他讲,我也要立法委员跟他讲,我说我愿意跟他见面,如果有误会,他应该跟我讲清楚,至于什么下不下跪,他是说如果组党时如果泄密,他要向我下跪,但我们是讲他一九八二年的事情,组党时泄不泄密已经不重要了。人家质疑你的人格问题,这何等重大,竟然可以不提告。

    得知谢涉嫌卧底后,你的感想是什么?

    那是一个恐怖的时代,也是一个肮脏的时代,恐怖是因为掌权者认为如果你们不听我的,就要受到惩罚,就没有明天,就是因为这样子,有的人为了自保,会出卖朋友、出卖良心,在恐怖时代不肮脏的人太少了,所以发现肮脏的人,我也不以为意。

    你说点名这些人是网民的目的是要帮民进党清除败类,但民进党人士认为你是想摧毁民进党?

    这些人凭什么代表民进党?他们是利用党来谋取私利的人,我根本不屑一谈,过去是朕即是国家,现在他们是朕即是党,把自己当党皇,狂妄到这种程度,太过分了。我是台湾人,我离开民进党,就回归为一个台湾的施明德,而不是民进党的施明德,如果有人要效忠一个党,而不是台湾人民,那是他家的事,我心中是没有蓝绿的人,我心中只有台湾、只有理想。■

    施明德小档案

    1941年生于高雄市,陆军炮兵学校毕业。民主进步党第6届党主席,曾任第2、3、4届立法委员。62年因涉「台湾独立联盟案」入狱15年。79年美丽岛事件中为活动总指挥,80年再度入狱,90年出狱。出狱后加入民主进步党,1993至1996年任党主席。1997年4月,为抗议司法不公,自行前往监狱服刑,刑期45天。2000年11月退出民进党。01年和04年参选立委落败。02年参选高雄市长落败。06年百万红衫军倒扁总指挥。■

    美丽岛事件小档案

    美丽岛事件(或称高雄事件,当时国民党政府称其为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发生于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国际人权日,是在台湾高雄市的一场重大官民冲突事件。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人士组织群众进行示威游行,诉求民主与自由。其间发生一些小冲突,但在民众长期积怨及国民党政府的高压姿态下一发不可收拾,竟演变成警民暴力冲突,为台湾自二二八事件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官民冲突。事件发生后,黄信介、施明德、林义雄、张俊宏、吕秀莲、陈菊等许多重要党外人士遭到逮捕与审判(许信良逃亡海外),甚至一度以叛乱罪论处,史称「美丽岛大审」。最后在各界压力及美国关切下,终皆以徒刑定谳。事件对台湾之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使得蒋经国领导的国民党不得不逐渐放弃一党专政的路线以应时势,并陆续解除三十八年的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台湾社会因而得以实现更充足的民主、自由与人权。

2010年5月11日, 5:50 上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