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是鼎沸的一年,似乎凡网络民意所指,代表执政层意愿之“国”,都不无一定程度的收缩与退让。特别是成都被强制拆迁户的牺牲,迫使与《物权法》相矛盾的《拆迁条例》不得不修改,以及广东番禺老百姓反对在居民区建立垃圾焚烧厂取得成功,充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