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一定是为的社会构造一个河蟹的“有人区”吗?警察都必须名叫“高大全”吗?都不能为了艺术的极致违背生活真实吗?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么我要问:什么是生活真实?如果警察真都叫“高大全”,重庆打黑之后为何要大换血? … 联想到N年前有关《画皮》的一个 笑话,说中国内地是绝对不能上映鬼片的,因为都是无神论者。这也让《画皮》的片方想破了头,最后有人一拍板说《画皮》改编自《聊斋》,便将其归入改编名著的范畴,于是一部鬼片就这样堂而皇之的顺利在内地上映了——不过有心的观众可能也发现了,周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