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见”或“”原来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多元社会的常态。”
我们这个社会确实需要一些宣泄机制,这个非常重要。邓小平同志很早就说过,可以说从改革开放以来,小平同志就一直主张要尊重和支持人民的宣泄权利。

而最令人瞩目的,是伍皓对“异见”和“异见人士”罕见的大度。他宣称:

对我们的制度、法制,可能会有一些所谓的“异见”,我们叫“异见人士”,但是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希望我们的民族复兴,希望我们国家强盛。……在这个共同的目标下,多元思想、多元的一些意见,都应该得到尊重,这叫存异。只要在这种求同存异的理念指导下,各种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可以和政府实现良好的和良性的互动,走向合作。

“异见”或“异见人士”原来不是洪水猛兽,而是多元社会的常态。文明社会的执政者应该坦然面对“异见”或“异见人士”,应该与“异见”或“异见人士”共存甚至共荣。伍皓的这种理解无疑很接近现代文明。伍皓也是常人,跟他的很多同僚一样也犯过而且还会犯很多可笑的错误;只是因为这种对现代文明的学习能力,才使他高出他的很多同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