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王局长升迁记

这是一本原创小说的开篇介绍,主要是介绍这本小说的创作动机和一些故事的细节,相当于正经小说中序言的角色。

一般牛叉一点的作者或签约写手出书立传,都会找托儿来给自己的小说作序。即便作者没这个意思,出版商也会绞尽脑汁拉几个时下被炒作得牛逼的人物代写点书评,涂鸦几句话看着有文化的句子,当做小说的序言刊登出来,这是商业的包装的必要手段。但,鄙人既不牛逼,也不牛叉,更不叱咤风云。这都不用说了,甚至得到的评价是猥琐,淫贱,下流,没教养抑或只喜欢用性器官插在文字里面,发表无知愤怒的傻逼。

好吧,傻逼就傻逼吧!无知就无知吧!傻逼也有自己的思想,傻逼也有自己的看法和认识,傻逼同样亦可以写小说。

为什么会想到用《王局长升迁记》这个名字来作为连载小说的书名?其实这个问题真的很简单。就是,有一天也就是2010年5月24日,在厕所蹲坑的时候灵机乍现,大脑告诉内心,你应该写本小说,书名就叫《王局长升迁记》。以你现实生活中所熟知的一个人为原本作为写作的蓝本,从这个角度去写,然后加入你的那些自认为幽默、可笑的语句,外带一些大脑的意淫,相比就可以出一本小说。

就这样简单的一个原因,动了写小说的念头。

写小说的好处有很多,最大优势就在于,一旦你的小说有那么些看官愿意按时来观摩,你便可以依据你的内心欢喜程度对这些看官进行思想控制。

心情好了你可以发几千甚至上万字儿;心情不好,就是不放一个屁也没有任何损失。况且,小说一般都比较长(这里指长篇小说),你可以在这个设想的思维城墙里面,下很多个套,让你的读者去钻。搞不好就会有人掉进你下的套里面。一旦有人进了你的猪笼,嘿嘿!你那变态心理就可以得以施展,你可以轮着大棒敲打这些落入陷阱的看官,你可以朝陷阱里面倒硫酸,你可以任意摆布其左右… …

但,一旦没有人掉下去又咋办呢?

其实这也很简单。你可以不闻不问,这毕竟不是写杂文,写评论,就那么点字儿,正反就那么一个观点。剩下这些时间,制造更大的陷进和悬念不是更好吗?

写杂文有个不好的地方,尤其是评论,在评论的时候搞不好就会被愤怒冲昏头脑,甚至差枪走火。用及其简短的文字,痛击某些人内心的最深处,但你的死对头看到了就会把你丫无情的撕裂,这是杂文无法与小说比拟的地方。

小说很长,字数很多,故事更可以一个接一个,这里没说完写好,可以拿更多的废话来原这缺陷,不停地修修补补,甚至都用设置一个有答案的结局,最后还要靠小说的读者自己去猜忌。想想,这是多么好玩的事!

只要摆明了这些观点和写作的初衷就是简单多了。

至于为什么会用王局长,其实原因更简单。省长离平头老百姓太远,主席更是不能乱扯的人物。也就局长可以说几句。局长在我们平时生活中其实有很多活生生的例子。

拿3、4千的工资,有一个闺女或者一个儿子。40多岁,身体肥胖,远看像弥勒佛,近看像奥拓车。每天进出各种川菜馆子,坐20多万单位配的广州本田雅阁车,或者上海通用产的别克君威。和一两个女秘书有暧昧关系,有一个媳妇儿,很少玩站街的妓女,讲话用秘书代谢的演讲稿,照本宣科。一年365天,360天在外面吃吃喝喝,一台酒也就顶天1000多左右,平日里抽23的软玉溪,家里抽别人的送的中华烟。过年能收个三五几万的过年钱。一辈子都贪污头也就够买两套商品房,供一个子女上完大学(又能力点的送子女出国留学),并将子女落实到某某行政部门作为在编的人员。

这样的人,这样的局长其实也就是大部分中国现实生活的写照。并不是人人都是成克杰,也非人人都是周久耕。别看中国GDP吹得厉害,富二代猖狂的不行,都是少数现象。

本小说中的人物主要集中在中国的县级城市的局长,也有部分二三线城市的清水衙门的局级领导,这里就没有过多的必要去较真了。毕竟写作的初衷就是从这部分人物出发,有那么点权利但并非只手遮天。上头有党,党上面坐了一个人,在中国现今社会制度了只有那么一个人可以称王称霸。

鄙人既不能得罪党,更不能去惹坐在党上头的这个人,最后只能抓个局长来说说。

这里,若有局长看到,请不要对号入座,本小说完全是虚构,不是散文,不是评论,更不是事实杂文。所以你大可不必耿耿于怀。

最后,这小说会写成什么?会不会写完?会有什么波澜起伏、扣人心弦的故事吗?会有早已灭绝的人情冷暖的人间故事吗?鄙人,真的一无所知,这里就不能一一答复你心中的疑问了。

看吧,写吧,等吧,走到哪里黑,就在哪里歇。

Read this article:
简介:王局长升迁记

2010年5月28日, 12:51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