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通信:

红场阅兵证明俄罗斯民族最崇拜力量而非自由

将近凌晨,[email protected]信箱收到来信一封,写信人是“柳岸散人”聊的正是我也想写的莫斯科红场大阅兵,一并附上:

司马先生:今天俄罗斯的莫斯科大阅兵不知你看了没有,我估计以你平时的政治主张一定很认真地关注这件大事,它让我想到了去年10月1日的中国大阅兵,时间过去并不算远,当时的激动仍然历历在目,也许今天晚上,无数俄罗斯青年也像我们一样被威武的俄罗斯军队的仪容激动得久久不能入眠。

不知道司马老师对俄罗斯如此兴师动众地搞这么盛大的一次阅兵有什么评价?

我回复“柳岸散人”:

散人,你好。

看到来信,收到你的邮件时我也正想为俄罗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