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4月4日-李家畈-觅儿寺镇:李仁平的舅舅

 

   
据某些村民的介绍,当初曾“放火烧山”、“持刀恐吓记者”的正是李仁平的这位舅舅,既然遇到,我们决定上门“讨口水”喝。

   
在老旧的土屋前,男主人是个精神矍铄、白须白发的老农,说话中气很足,但牙齿黄黑不齐,一身深蓝色旧西服上有好几处烟灰留下的小破洞。“出乎意料”的是,他对我们这几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相当随和友好,给我们端上茶水,然后便坐在大门边和我们轻松谈笑起来——之前某些人的警告和描述已让我们把李家畈当作龙潭虎穴,把“李仁平的舅舅”想象成持刀放火的蛮汉打手——但眼前这位亲自种着七八亩地、笑呵呵的老农,形象气质反差太大。

   
我们试探着跟他谈起他外甥在村里租地种树的事,他似乎并无戒心。显然,有李仁平这样一个有钱的老板外甥也是舅舅李则友的骄傲。他告诉我们,那些田里山上的意杨林的确是外甥前年租地种下的,当时用了两万棵树苗,请人栽树的工钱是每天40元,租地的价格是260元每亩——一共20年(约合每年每亩13元),李仁平总共投入20万元。他说,外甥在武汉市原来做饲料生意。

   
我们提到2008年3月的那场山火,他说,火是从黄陂那边烧过来的,林业公安来调查过,但谁也不清楚具体怎么烧起来的,而且,被烧掉的林子并不多。

   
我们问:如果我们也想来租地种树,手续该怎么办?

   
老人答:那你先要找村里的头头,然后让他带你去找村民,村民同意你才能租地,田和山都是各家各户的。

  
 但据我们后来的了解,实际上这儿的大部分山林并没有分到各户。有村民反映,李仁平并没有和各家各户签协议,而是通过村支书签了一个面积都未写明的总的协议,上面只看到6个村民的签字,其中还有被人代签的及被胁迫的。

   
我们问:李仁平承包这么多田地和山地,村民都同意吗?不同意怎么办?会不会和某些村民闹矛盾?

   
他说:是有些人不同意,但70%的人都同意。他还举例告诉我们,在另外一个叫李家凹(Wà)的村子,李仁平把租地的钱都已付给村民了,但后来村民却反悔,不让他种树,理由是原来协议约定的是栽青茶,后来李仁平却要种杨树。为什么李仁平不种青茶种杨树呢?因为担心将来找不到人来摘茶,“黄陂那边种了大面积的茶,结果都采不过来,因为村里没人了,找不着人干活”。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