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束公权才能缩小贫富差距

 

 

    新华社调研小分队最新调查表明,我国基尼系数在10年前越过0.4的国际公认警戒线后仍在逐年攀升,贫富差距已突破合理界限,达到世界银行测算的0.47。如果不遏制贫富悬殊和分配不公加剧的势头,后果可能不堪设想。去年我国人均GDP已接近3700美元,经济发展转型和社会结构重塑都进入了关键阶段。拉美国家的实践证明,这一阶段尤其要防止出现经济增长停滞、贫富差距拉大以及社会动荡。(5月10日《经济参考报》)

    尤其应该看到的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和深化,我国贫富差距的“资本效应”和地缘因素会越来越明显。中国的城市之间、区域之间正发生着惊天动地的此兴彼衰发展变化,一些大城市及其周边地区居民,或者一些通过各种渠道掌握大量资金的人们,凭着拆迁、征地补偿、大量购置产业等等,可以坐拥若干套不断升值的房产,而边远地区和大量乡村的房屋、土地却相对越来越不值钱。地区之间、城乡之间、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甚至同一社会群体但观念和认识不同者之间收入差距呈现出加速度扩大的趋势。当前,我国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人为因素加上自然城市变迁等因素,将使中国的贫富差距加速度扩大,到达使社会无法容忍、使底层社会几近窒息的程度。人们对大城市高房价的愤怒可见一斑。

     对于城市自然的兴衰变迁导致的贫富差距,可能很难调节;但对于人为因素造成的贫富差距,却到了应该壮士断腕奋力扭转的时候了。事实上,所有人为因素导致的贫富差距拉大,几乎无一处没有权力的影子。行政垄断企业是借权力之手攫取巨额垄断利润,然后海外投资者巨额分红吃肉,内地股民汤都喝不着,吃鸡毛;各级政府收取了大量税费收入,但各级政府的全国教育、医疗和养老保障投入总额尚不及“”(公款吃喝、公车、公款旅游)支出的一半;垄断行业、房地产、矿产、证券成为“最赚钱”的暴利行业,少部分人借此一夜间站到社会财富的顶端。但长期以来,这样的收入分配一直存在着“屁股决定腰包”的怪现象,收入高低靠的不是聪明才智和勤奋劳动,而是靠“抢身份”和“抢行业”。如果能“抢”到电力、电信、石油、金融、烟草等垄断行业,或是“抢”到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身份,就等于“抢”到了高收入、高福利、高阶层。不管是搞房地产、办煤矿,还是想进垄断企业或当公务员,要想借此进入高收入阶层,往往要靠“关系”和“票子”开道。

    反之,“干得多,挣得少”则成为许多普通工薪阶层的共同感受。

    调查表明,目前我国工薪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只有1/3,城镇居民收入中没有被统计到的收入估计高达4.8万亿元,遗漏主要发生在占城镇居民家庭10%的高收入户,占全部遗漏收入的3/4。这笔钱平均到每个中国人头上,高达3690元每年,须知,占中国人口总数70%的农民,人均年收入刚跃过4000元大关!

    显然,这种依赖于政策保护和资源垄断的“权力分配”,有悖于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严重侵害了个人发展权,扭曲了收入分配格局,而且也使权力的正当性受到质疑。可以说,“权力市场经济”已经渗透到我国经济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最严重的问题是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让它公正无私为全中国的普罗大众服务,而不是为少数利益集团服务。公平正义比阳光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