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祝振强 | 评论(8) | 标签:时事观点

中新网今天刊发报道,教育部5月3日迅速召开专门会议,进一步研究部署校园安全工作。教育部决定成立由部党组书记、部长袁贵仁任组长的校园安全工作小组,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同日印发了通知,通知指出,维护校园安全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是教育部门和学校义不容辞的职责。要从保护学生安全、促进教育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高度,充分认识维护校园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和现实紧迫性,把维护校园安全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切实抓紧抓实抓好。进一步增强政治意识、责任意识和忧患意识,切实担负起维护校园安全的政治责任,全力维护校园安全稳定。

透过上述报道内容,笔者看到的是教育部对于上级领导指示精神贯彻、领会、执行的迅速与彻底,投入的人力之大、维护安全的决心之强以及对于这件事情的理解之深——“把维护校园安全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相信有如此的决心、力度,校园安全可以基本上确保无虞。

但是,笔者也注意到,教育部的相关通知特别强调了“把维护校园安全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就此而论,仍不免令人担忧。若在高压之下、“今后一个时期”里,校园安全状况有所好转,犯罪分子被有效震慑而收敛,过一个时期又开始乘机作案,则教育部是否就要重新开始下一个周期的“今后一个时期”投入人力、物力的工作轮回?下一个周期的工作轮回,若不是中央开会强调,是否还要由教育部长任校园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再有,把校园安全工作作为“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来理解、来领会贯彻执行,未必妥当。首先,一般的理解,“重大政治任务”,是关涉政治为多,少不了政敌、政工、宣教以及政治运作。而校园安全,主要是从安全的角度、社会治安的角度、保护儿童的角度来工作。用政治的手段、方式解决校园安全问题,一时奏效易,长久奏效难。道理很简单,政治是短暂的、一时的、易变的、目的性大于结果和过程。其次,“重大政治任务”多由上而下、层层命令式被动贯彻执行,少有主动的、积极的、自主的、自发的工作方略,理解的执行,不理解的仍要执行。试问,对于校园安全工作,有必要这样吗?还有,“重大政治任务”的对象,主要是对政治负责、对上级领导部门负责,而校园安全工作,显然不只是一个对政府负责、对上级领导部门以及上级领导负责的行为,其主要应该是对孩子们负责、对孩子家长以及每个家庭负责,进而对全社会负责。换句话说,发生了校园安全事件,对脸面的影响、对政治的影响、对政绩的影响甚至对所谓稳定的影响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生命本身的影响、对家庭残缺的影响以及对民众的影响。

非常令人遗憾的是,长久以来,我们的孩子遭遇的危害、荼毒日甚,另人目不暇接——两次大地震,我们的孩子死伤最多,他们是豆腐渣的承担者、牺牲者,并且是用血和生命的方式予以承担;毒牛奶事件,孩子又是承担者,是以成人社会极度的腐败、敛财的成功作为体现方式;此次一连串的成人发泄、迁怒社会,孩子们幼小的生命又是首当其冲。前几天,某地一县级会议,为了所谓交通顺畅,又是用孩子们牺牲上课而放假的方式,为此文山会海、横吃海塞让路。凡此种种,都足以证明成人社会的虚伪、自私、贪婪、无度,证明成人们对于孩子的无视、蔑视以及慢性璀璨,证明成人们永远都不是把孩子们的生命和未来放在第一位进而也非是把国家、民族的未来放在第一位的。此次教育部又“把维护校园安全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一项重大政治任务”来理解,并以为这就是他们所能理解、所能做到的最高高度,这就是他们工作的极限,这不禁又令人对此饱捏着无数把汗——不把学生安全作为本位、本体的校园安全工作,能又长久的未来吗?

在一些负责任的国度,孩子永远是优先、第一考虑的。道理很简单,孩子是国家、民族、地球、人类包括政治、政治任务的未来。故其国度里,校园的建筑是最安全的,是地震等自然灾害中天然的避难所;孩子的校车坚固堪比坦克;孩子的饭食头等环保、头等安全;一俟有校园出现,就应该时刻防范、考虑包括袭击、挟持、人质孩子事件的出现。而非如我们一样上述这般。甚至在严重到无以复加程度上时,不是考虑从根本上杜绝、扭转、改变,而是作为此一时、彼一时的“重大政治任务”。试问,若校园里再发生火灾,“”、所有的孩子殿后是否该算是重大政治态度、“重大政治任务”?若再召开所谓的县级、地市级、省级、国家级的所谓重大会议,是否放孩子的假、放孩子们的鸽子,又属于“重大政治任务”?此等“重大政治任务”,与维护校园安全的“重大政治任务”,又该如何协调、摆布?

网络惊现某校园中张贴的大字标语“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的出现,其实非常值得所有人反思——是政府部门自身的工作不力不周不妥不法而招致校园不安全,还是找出、找到冤、债的根源本源是包括校园老师在内的所有社会人等的共识?抑或,“重大政治任务”是一揽子统筹计划、考虑?有一点可以肯定,若对校园安全在内的诸多工作不是从本体、本位上考虑、实施,而只是一概一味从“重大政治任务”上进行考量、安排,则众多打成死结或尚未打成死结的问题,仍不会有解。或许,让政治的归政治,社会的归社会,法制的归法制,孩子的归孩子,冤找头,债找主,才是朴素的、根本的解决之道。

祝振强的最新更新:
  • 我在微薄上对任志强和潘石屹的评价 / 2010-05-03 22:53 / 评论数(0)
  • 这一次受害小学生该如何给砍人行凶者支招? / 2010-04-29 21:14 / 评论数(0)
  • 美国“乳沟行动”用中国“地沟油”推推看 / 2010-04-28 23:27 / 评论数(0)
  • 解决外逃贪官问题何妨“株连九族”? / 2010-04-27 13:48 / 评论数(4)
  • 一个坐吃山空的民族的确已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2010-04-25 21:55 / 评论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