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监督给权力戴上紧箍咒,对权力形成舆论制约。在此情况下,一些官员不仅患上“网络恐惧症”,比如周久耕被捕后,归结身陷囹圄的缘由时说的,“网络太厉害”;还患上了“监督排斥症”,比如“网上删帖”,封杀网络等。《长江日报》 一些媒体也认为,说官员患上“网络 恐惧症”只不过是一种幻想。如果有“网络恐惧症”,怎么会发生跨省追捕发帖者这样的奇闻?又怎会有人敢逆而动,大肆删除那些监督信息的网帖?《羊城晚报》 在这里,我不想对官员患没患“网络恐惧症”进行讨论,在我看来,恐怕还不是“恐惧”和“排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