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月14日,中国思想界、教育界、实业界30位意见领袖将聚首中山大学怀士堂,畅谈“教育与中国未来”。这是新中国以来,首次就教育问题进行跨领域、跨文化的对话。以下是搜狐财经的现场报道:

:过分地强调不自主,强调GDP,把人的培养看成制造GDP的工具,也就是应试教育,而不是对个人的成长素质教育,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党化教育,统一性造成人没有个体思想,封闭了,这是中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

过去说教育的目的是为社会主义国家培养人才,这个说法遭到了许多人的批评,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觉得还是这个思路,包括我们的应试教育,从小学到大学, 教你怎么写、怎么算,到大学学一个专业,将来上一个好大学能赚钱,目的就是制造GDP,制造财富。这个目的确实也是必要的,但是从国家的立场培养人建设社会主义国家,要把这个目标转移过来,变成培养个人的素质。

个人的素质最重要是什么?要懂得人生,懂得人和人的关系,特别是要懂得是非和善恶,什么对、什么错,什么好、什么坏。现在培养出来的很多学生都不清楚是好还是坏,做得对做得错,他是善还是恶,我觉得这个就白学了,因为你不懂得根本的是非。所以要把人的教育改为从国家立场变为个人立场,让他懂得是非、善恶,有善良的心,而且保留一个对未知的探讨,有好奇心。

我再谈谈“”的问题。现在的教育要求从老师到教材,都要经过严格审查,和党保持一致的才能通过。这样的教育系统当然也有它好的一方面,因为把老百姓教育成功,我们一号召,大家就响应,可以做很多很了不起的事,我们改革30年的成功和这个有关系,搞得比民主资产阶级国家成功,在财富创造这方面, 全世界大概是第一名,谁也比不上,原因就是我们能够有一个集中力量,哪怕牺牲一部分人,也能把事办成。

但是这样的一种教育就变成一种功利的、没有创造性的、没有进步的,中国现在虽然GDP了不起,但是在人类精神文明进步方面,我们的贡献是非常小的,因为老百姓的思想都被控制起来了,在大学的学生课堂如果一个老师讲了一点跟党不一致的话,是不是学生就会告密呀?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几起。学生告密学校领导怎 么办?是包庇他还是处理他?这个领导就非常为难了,包庇他可能马上校长都当不成了,处理他心里头还不愿意,而且这个学校从此以后永远不会有自由出现。

中国占全世界人口的20%,杨振宁说中国的大学非常好,但是他说中国得诺贝尔奖还得20年。整个社会都贯彻了党化教育,利用各种场合不断地强化。我们这些东西不能再继续了,要提倡学术教育自由、学术教育的创造性,首先就得在大学里头。大部分的大学对老师的教材都要审查,这种状态再继续下去,中国永远都 得不到诺贝尔奖,20年以后还是得不到。(博客管理员:陆思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