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苹果日报訊】深圳富士康今年至今發生了 12名工人跳樓自殺事件,釀成 10死 2傷慘劇。內地傳媒紛紛派人到富士康卧底打工,欲探究這間被輿論諷為「血汗工廠」屢釀命案的秘密。據悉,有上百名內地記者早前透過各種途徑,成功「潛伏」。其中有記者入去時精靈醒目仔,出來後卻如懵仔一樣,朋友見之都驚嘆,富士康洗腦「無可救藥」。有記者發表「卧底」經歷,描述廠內種種慘狀,讀之令人毛骨聳然。

富士康大老闆郭台銘前日親赴深圳救火,並廣邀媒體隨訪,一副開誠坦蕩之狀。但他前腳剛走,當晚富士康廠內又發生「第 12跳」,一名男員工當場殞命。事件震驚海內外,也令郭台銘記者會上「不擔保再有事件發生」應驗。昨日他再度從台灣飛深圳善後,已無前日之開放,傳媒難覓其人,廠區也落閘拒傳媒。
但富士康的鐵閘鎖不住傳媒的興趣。據了解,內地至少有上百名全國各地媒體記者,近期以各種方式在富士康做卧底打工,欲探究這間被指為「血汗工廠」、全球 200強企業屢出命案的秘密。有內地記者坦言,富士康已成近期關注焦點,「徹底曝光它的問題,有助於解決長期以來困擾各地外資企業『血汗工廠』的問題。」

忘了職責 記者:人是機器
近日相繼有媒體曝光記者卧底經歷。其中深圳媒體人李鴻文在網誌中,透露其相識的一名內地記者根據報社安排,以招工方式進入富士康卧底,入去前體格健壯,精神抖擻,但出來後李再和他聊天時,發現對方已是「說話不連貫,自始至終都很緊張,感覺完全變成另一個人。」
李鴻文沒有透露放蛇記者的姓名和服務機構,但談到一些細節。他指,該記者與報館約定是「深度潛伏」,報館不能主動跟他聯絡,但他要常與報館領導聯絡;開始時該記者還能做到一日一次致電領導,慢慢就懶打了,後來竟忘記記者職責,「在廠裏,人是機器,他和工人都是這台機器上的零件。他的思維方式和工人完全一樣了。」

保安監視 剝奪了人的尊嚴
李文稱,報館擔心這名放蛇記者的安全,命令他放棄卧底,返回報館。該名記者出來後透露,結束卧底辭職時,他與組長告辭,走出十幾步,組長在背後叫了一句「回來」,他竟下意識乖乖轉回頭,行到一半才醒過來:自己是記者,而且已辭職,沒必要再這樣。連記者都被富士康洗腦成這樣,李鴻文嘆道:「可見富士康對人的改變!」
文章引這名放蛇記者稱,富士康的等級禁嚴,以及無所不在的保安和其他形式的監視,剝奪了人的尊嚴和價值;超時加班、同宿舍員工錯時休息,令員工心靈隔絕,產生窒息感、無力感和壓迫感,「這是深度的無可救藥的絕望!」
另一個已見光的卧底記者,是廣州《南方周末》的劉志毅,連郭台銘也知道他在富士康卧底 28日的事。劉志毅本月 12日發表他卧底富士康的文章:「與機器相伴的青春和命運——潛伏富士康 28天手記」;這篇 2,000多字的文章,描述所見富士康員工工作、生活和精神狀况,行文悲愴,甚至令人毛骨聳然。
文章指,富士康工人每日都在固有頻率支配下工作、走路、吃飯,「沒有人催促,但他們走得那麼快,吃得那麼急」,「就像一個零部件進入流水線,順從節奏,無法逃逸」;每個員工都要簽一份「自願加班」書,然後就不受法律規限,拚命加班,而工人也樂於這樣,因為不加班只有 900元(人民幣)底薪,「根本掙不到錢」。

員工休息 反感到不知所措
習慣於日夜加班後,一旦休息,員工們反而不知所措。而且,加班的權利也不是輕易可得,「只有老大信任,關係好,才常加得到班。」「他們操縱機器的同時,機器也操縱了他們。」
劉志毅接受記者訪問時透露,他在富士康 28日,印象最深是,工人們對現狀不滿,又無力改變的焦慮與茫然。「他們有人想通過跳槽,爭取更好的待遇,但很多人都失敗而歸,因為到那裏都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
最令人震撼的是,員工們談到跳樓事件時,大多數人反應麻木,認為「與己無關」,有人更認為跳樓是「為了出名」;也有人猜是當事人「家裏缺錢,想跳樓獲廠裏賠些錢,留給家裏」。
經歷了 28天煉獄生活的劉志毅感慨道:「富士康是一個管理規範的大廠,但那些規範,成了冰冷缺乏人性的機器,缺少人性關懷。」他直指,與上一輩的血汗工廠不同,富士康「是一間新型的血汗工廠。」 23歲的劉志毅是今年 4月中旬,由報社派遣通過應聘潛入富士康的,在廠內被安排做搬運工,每月工資約 1,6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