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希金斯的消息我看到过两种新闻标题,一种是“台球天王惨遭钓鱼”之类,第二种是“希金斯承诺收钱打假球被曝光”。说实话前者更能吸引我的眼球,假如两份报纸出现在同一报摊上,我选择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作为普通读者,我的口味之重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过我的另一个身份是新闻人,假如我起个“台球天王惨遭钓鱼”这样的标题,会被老总骂死。老总会说很不客观,作为新闻编辑你的立场出现了问题。当然这只是假
设,类似第一种标题不会在我的版面上出现。因为首先我不是希金斯的粉丝更不是郭敬明的粉丝,说不出“我家小四会抄你抄一个试试”这种又傻又不要脸的话。其
次我颇有同情心,但还没泛滥到同情一个打一场假球就收入三十万欧元的人。此外美国作家斯蒂芬·金说过一句话:通往地狱的路上铺满了形容词和副词——作为一
个编辑和喜欢写点东西的人,这句话很受用,所以“惨遭”这词我是死活也不肯用在标题里的。

显然,希金斯爵士的粉丝们不这么看,他们认为老希是一条很冤很惨的鱼,网上的留言表达了希粉的态度,准确地说是他的中国粉丝的态度——“英国政府怎么不查封这鸟报社!”、“枪毙那SB记者!”、“希金斯的球打得就是好,支持!”假如希金斯看得懂中文,除了感动得要死之外,还有可能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说不定要修改一下来世的投胎计划。那么有必要给个友情提示,填写目的地的时候记得在国名后加个括号,“除上海闵行区”。


关这条新闻,还存在另一种声音,这些人拥有记者不能一枪崩了、大不列颠报馆该国政府不敢封的常识,理论武器是道德,论据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显然,作为蛋
希金斯是有缝的,作为鱼希金斯是嘴馋的,所以咎由自取。而希金斯的支持者们,其理论基础可概括如下:既然是钩找的鱼,鱼当然是冤枉的,鱼是经不出诱饵诱惑
的。所以《News Of The World》的记者是无良的、是职业操守低下的。

两种态度的分歧在于,前者认为问题出在希氏身上,在金钱之前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开出的处方是加强自律拒腐蚀。后者认定了缺德的是记者,拿价值三十万欧元的饵馋鱼,鲸鱼都把持不住
办法都知道了,把钓鱼的人宰了把鱼竿撅了,仿佛如此偶像们从此就纯洁如十世处女。作为那位英国记者的同行,指责一下此人不厚道没什么为难的,我的许多同行
都持此态度。或许是对不厚道的理解不一样,我认为导致生个孩子没屁眼的钓鱼是钓弱小的鱼,根据我对小鱼的界定,希金斯虽然算不上最大,但也绝对不小,还不
至于让我心生恻隐。需要说明的是,这不代表我欣赏并仿效这种方式,看钓鱼还行,亲手干是干不来的。可我知道这样的钓鱼者存在,有它的合理性——在一个政府
没权力封报馆、道德又没法约束所有人的国家,记者的钓竿对大鱼们更有约束力。反之,在政府能随意查禁媒体的国家,大鱼贪一下是安全的,记者钓一下是会把自
己钓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