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新疆境内持续近一年的通信管制取消,新疆网民终于能像其他省市的同胞一样上网了。他们的兴奋可想而知,不过也有人不高兴,据说,卡拉OK店的老板们因为生意骤降而愁眉苦脸。

新疆的这次史无前例的断网必将写入国际互联网发展的大事记中,个中得失也许只有新疆人自己才能做出全面的评价。不少网民担心:新疆的经验会不会推广到全国?会不会有哪一天四川、广东,甚至北京也断网?

答案是:绝无可能。一方面,绝大部分省市不存在如新疆般复杂的局势,没有断网的必要;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没有了互联网,大部分省市的经济社会生活将迅速崩溃,尤其是以外向型经济为重头的沿海省份,一旦与外商在网上失去联系,被蒸发的财富将是天文数字,中国引以为傲的经济发展数据将不复存在。

也正是基于这种原因,不少网民挂在嘴边的“大中华局域网”预言只是个玩笑,并无可信度。除非回到清朝,或者变成朝鲜,但这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互联网问题是多维度的,如果死死抠住它的政治特征不放,仅仅纠缠于它的民主自由意义,将很可能导致我们遗忘它更丰富的内涵。在我看来,探讨互联网的经济问题就是一个不错的进路。

据《参考消息》报道,5月17日,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内莉·克勒斯(Neelie Kroes)在上海参访土豆网时表示,中国对互联网网站的审查制度构成了一道贸易壁垒,此问题应该由WTO出面解决。她说,只要对沟通造成真正障碍,这就是一个贸易问题,“我尽我的能力令欧洲企业在中国能有一个公平、合理的竞技场——反之亦然。”

而就在不久前,“谷歌退出中国”的风波中,也传出过希望WTO组织介入的声音。

将互联网审查问题交由WTO这样的国际组织来参与解决,这是一种合理的方式。事实上,作为一个致力于在国际社会构建“负责任”形象的大国,中国也不愿意因互联网审查问题在国际社会长期背负骂名,若有国际组织促进中国与国际社会的沟通对话,不失为一件好事。

,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生,即将毕业。专栏名“第十九条”出自《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这两个文件的第十九条都是对于“表达自由”的认可和限定,它们被世界公认,中国人也参与了宣言的起草。本专栏将专注于讨论与表达自由和新闻媒体相关的话题,重点观察新闻业界和学界的新动向。专栏中的任何观点都仅代表我个人意见,欢迎回应,我愿和大家一起学习代表自己、表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