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Why Making Money from Free Software Matters
译文:博客:为什么说自由软件盈利至关重要

作 者:Glyn Moody
:@messiahxu
校对free trans、Andy Cheng


自由软件以政治运动面目出现:它一直保持至今的中心目标就是自由传播。后来,由来自芬兰的Linus主导,自由软件也成为一种开发模式,芬兰地理位置上的偏僻使得Linus发展了利用互联网来整合一种新的大规模但分散化的全球协作的方法。再然后,自由软件也成了赚大钱的方式之一,与FUD(1)宣称的恰恰相反,Stallman一直在强调他很乐于赚钱。

FO$$

几乎所有人都承认自由软件在思想观念与方法学上的重要性,但是其商业模式的未来影响可能仍未被充分认识到。而且即使这种商业模式有自己的表现形式,他和自由软件的另外两个方面——思想观念和方法学——一样具有革命性。

围绕自由软件的商业化一个需要解决的核心难题是:如何从一个可以自由获取的东西上赚钱?Richard Stallman以自身的例子说明了盈利是可以实现的,他刚开始卖GNU Emacs的备份时价格就达到了150美元一份。这意味着在GNU项目早期他是能够经济独立的,这对他的发展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就像他1999年告诉我的:

 Emacs logo
我已经从麻省理工辞职来搞我的GNU项目 了。因为我认为麻省在GUN软件的自由方面可能会给予我所不希望的影响。我可不想去求麻省领导 对这项目的许可,而且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恐怕会让项目裹足不前。

尽管价格高昂而且人人都能轻易搞到复制品,Stallman 的磁盘依然迅速畅销起来:


每个月我大概能收到8-10份订单,这已经足够我生活了。

Stallman 的免费GUN Emacs能够畅销的原因之一可能得追溯到80年代龟速的互联网,另外的一点就是实际上人们是从源头得到代码,也就是说,人们实质上愿意买单是为了确保到 手的是“官方”版本。对免费品来说这仍是一个重要问题:你可以选择免费得到它,但是不能得到任何保证,或者选择付钱从官方得到权威版本,许多人都选了后者。

上 面所说的情况推动了GNU/Linux发行版在90年代的大丰收。最早的基于linux的系统是Linus用两个软盘制作的,分别叫“boot”和 “root”。Linus将这些备份都上传到了赫尔辛基大学的服务器。因为可以自由传播,各种镜像也应运而生。

这些镜像之一,曼彻斯特计算机中心的镜像管理员,决定修改代码来制作自己的版本。如同其自述文件中解释的一样,他们的此番作为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曼彻斯特计算机中心的Linux过渡版本的设计初衷就是要让非Unix专家也可以在计算机上安装Linux操作系统。

这很快成为了要求购买的发行版的重要卖点,因为可以让GNU/Linux发行版的安装比现有版本更加便捷。当然,这些版本依然可以免费获得备份,但一般来说,人们还是更愿意从官方 来源购买,而不是简单的从非保证来源获得备份。

一个叫宇宙树的公司将备份从软盘移到了CD光盘,这使得更多的元素可以加入其中。因为CD光盘比软盘所能容纳的程序要多很多,这就必须选择那些程序可以包含在其中。这一切都由制作者决定,从宇宙树公司购买光盘的人得到 的会是此公司在选择应用程序上的专家建议 。


作为可能是最为人所知的GNU/Linux发行 版,Red Hat的到来给了人们另一个愿意付钱的理由:配置的简化和包管理。公司创始人Marc Ewing在十年前告诉我:


很显然Linux在安装、 配置和包管理方面还需要大量的帮助。在Red Hat之前,Linux各发行版根本不存在升级这一回事,你只能重新安装。这是一个巨大的弊端,升级你的机器因此变得异常困难。你要不然得去源头那获得备 份然后自己完成配置和复原,要不然就得试一试预先建好的二进制文件。

Red Hat接下来又向用户扩展了支持,这大概是目前大部分人通过自由软件赚钱的方式。整整一代基于开放源代码的公司都在通过向用户提供支持来从免费的代码中获得 收入,当然他们一般总是会两种协议并用,即软件开源而扩展闭源。

新的计算部门的崛起有几个重要的原因。骇客 们得以从自由软件项目的工作中获得酬劳,这是吸引新鲜血液加入社区的一个重要因素。范围广泛的服务支持平息了在普通用户和公司用户中存在的焦虑——自由软件难用且用起来有风险。

当像Red Hat这样的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并实现盈利的时候,自由软件也就在大型企业中拥有了可信度。盈利也意味着其他的更小一点的开源公司也可以得到订单,企业得到有效回报,从而鼓励其他投资于新创业的开源者加入竞争。而有了资金就意味着通过提高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获得在政治舞台上的更大权力。

不过,基于免费商品的企业获得成功的另一个原因虽然不太容易看清,但其意义却更为深远:他们的到来与成就在许多方面成为了其他产业未来转变的先行者。

举个例子,和自由软件一样,数码音乐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基础经济学 教导我们说,边际成本为零时商品价格也趋近于零。这在计算机行业里可是实实在在正在发生着的,微软就在向所有类型的个人计算机(尤其是笔记本)提供廉 价的服务,以此来阻挠预装GNU/Linux的制造商。这可能造成的连锁反应对自由软件盈利能力的影响,在开源应用程序正开始被企业大规模采用的时候经常会被 忽视,但却实实在在的存在并在不断增加。

而在音乐界,情况 更加复杂。价格不断下降,这主要是因为大部分人都认为原先的价格相对于如此低的生产与发布成本来说根本就是抢劫。虽然与自由软件和闭源产品的竞争不同,但 在线文件分享服务的兴起也的确带来了竞争。随着人们期望相对如今的数字音乐未来的价格能越来越低,唱片业此时在面对的问题正是Stallman和他的继承 人们正努力解决的:在商品实质免费或近乎免费的时候应当如何从中营利。


1、FUD: (Fear, Uncertainty, Doubt,意思为惧、惑、疑)最早指IBM销售人员对客户灌输Amdahl和其他竞争对手产品的负面观念,在顾客的头脑中注入疑惑与惧怕,使顾客误 以为除了该公司的产品外,他们别无其他选择。这种行销手法现在经常用于电脑业界,特别是微软常 向客户宣称Linux与 其他开放原始码软体对 客户有弊无利。

相关阅读:

最新消息


来源说明:本文1.0版本来源译者的志愿翻译者团队。
收录说明:本文已经收录到“译者文集”中。

 ©译者遵守CC协议2.5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 传播,创作演绎本作品。惟须遵守下列条件: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